2019亚洲杯买球下注《美男鱼澡堂》:两男一女去

2019-01-19 作者:健康   |   浏览(101)

  拍电视剧又想翻花头,又想低成本,短剧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足够短,因而不需要什么大场面,也不需要大牌明星撑场面。十几分钟长适合公交车上班下班午后茶歇就个糕点,四分钟泡面只能展示一个情节,十二分钟通勤剧足够让三个人灵魂互换。是的,灵魂互换这种韩剧老早就抛给青春傻甜傻甜偶像剧搞搞的老梗老桥段,只要在人物身份上加点小佐料,还能再战江湖数十年。猜的没错,就是那部台湾的八集网络短剧《美男鱼澡堂》。

  故事的开端是人到中年的不一样的美男子阿布(李沛旭饰)忍受不了女上司的办公室政治,和女魔头打了一场口水仗并大获全胜之后辞职走人开了一家男澡堂子,先后招了一个打工仔和一个打工妹。

  打工仔小齐(陈昊森饰)是一个“前有哈尔滨红肠,后有俄罗斯大列巴”的贫穷美术生,为了蹭免费人体模特来澡堂打工;打工妹花花(赖琳恩饰)原本是一家航空公司的空乘,由于总是爱上不该爱的人,因而去求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她去一个碰不到桃花的地方才能碰到真命天子,于是要爱情不要面包的花花,就在这个需要和男人抢男人的男澡堂子做了打工妹。

  一天打烊之后,老板带着打工妹和打工仔消耗库存的酒精,喝到一瓶名为“颠鸾”的老酒,也不以为意,酒醒之后发现三个人的灵魂发生互换,花花魂穿男大学生,不一样的美男子如愿以偿变身火辣“老娘”,涉世未深的男大学生则不得不面对一具不再年轻有活力的肉体努力演出老板不一样的美。

  这个段落警告大家,喝酒不仅可能误事,还能顺便开发出不一样的自己,远离酒精,珍爱身体。

  八集故事,第一集就换了魂,还魂之日遥遥无期,别人的魂魄要停留在各自完全不熟悉的身体里慢慢学习适应,用自己的认识借助他人的感官体验截然不同的感觉,预告片里的男男女女关系丰富,一方面是既有人物身份带来的潜在关系户,另一种则是注入新灵魂的身体招徕的新人,结局会不会完成灵魂的归位暂且不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这种感官体验对人造成的改变。而如何接纳这种改变,甚至拥抱、喜欢上这种改变,才是角色内心戏中最应该保留的。

  台剧这些年明眼可见地衰落,知名度高一点的男女演员纷纷北上大陆,留下的台湾演员大多也不会像前辈那样借助电视剧的知名度迅速被观众所熟知。

  与主流台湾电视剧相映成趣的是台湾短剧的花样百出,大众文化不能接受的部分在短剧里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手法或戏谑或浪漫深情,悬疑类的短篇故事都是有的,题材将社会多元取向纳入其中。

  辩论队式大是大非的争论冲突也有,像《美男鱼澡堂》这样不强调身份带来的碰撞感,反而去描绘在一具不属于你的身体里、套着一个不属于你的身份,你会从这个过程中体会到哪些?它是描绘性的,不是口号式的。

  再往深里讲,身体的生理器官与心理性别不一致的前提下,到底是意志主宰身体还是生理本能驱动意志这件事,可能还没有任何社会科学理论或是科学上的定义,影视创作当然可以百无禁忌地设想一下,尤其是在喜剧领域,对于这种深层次的不一致也无法深究。但它或许能够给受到这部短剧感召的观众一点启发,去思考这一问题。

  《美男鱼澡堂》是一部噱头大于内容的互联网短剧,在台湾层出不穷的同题作文下,《美男鱼澡堂》已经不再提供关于如何认识自己的社会身份差异性、如何体会和感受生活这样的命题,它的篇幅太小,承受不了这么多东西,它只负责设定一个非常离奇的假设,然后展示被命运捉弄着好笑中带有一点微微心酸,心酸也不长久,马上快乐又会“死灰复燃”。预告片中令人惊讶或发笑的段落分散到全剧中,效力已经所剩无几,好在它时间很短,对于想要利用碎片时间放松一下精神的观众来说,倒是可以看上那么一看。

2019亚洲杯买球下注《美男鱼澡堂》:两男一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