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和帝在位时期,科技、文化都有了很大发展,蔡伦改进了造纸术;班固、班昭写了《汉书》;甘英出使大秦。另外,汉和帝初年窦宪灭亡了北匈奴,在世界历史上也是一件大事。故而时人称之“永元之隆”。

汉和帝刘肇于章和二年壬辰即皇帝位,斯时方十岁,尊窦皇后为皇太后,改明年为“永元元年”。

图片 1

汉和帝年幼,窦太后临朝听政。她把哥哥窦宪由虎贲中郎将提升为侍中,掌管朝廷机密,负责发布诰命;让弟弟窦笃任虎贲中郎将,统领皇帝的侍卫;弟弟窦景、窦环均任中常将,负责传达诏令和统理文书。这样,窦氏兄弟便都在皇帝周围的显要地位,从而掌握了国家政治的中枢。

窦太后将政权统于自己一人之手,独断专横,强予决策。对于伐北匈奴一事,尚书、侍御史、骑都尉、议郎等都极力上谏,甚至指责太后“奈何以一人之计,弃万人之命”,也没有挡住窦太后为袒护窦宪而出兵。重创北匈奴后,是否继续设立北单于,朝臣坚决反对,但由于窦宪奏请设立,窦太后不顾大多数人反对,而“竟从宪策”。

窦太后还把大批窦氏家族子弟和亲朋故友,任为朝官或地方官,从而上下勾结,专权放纵,报复打击,为所欲为。其弟弟窦景放纵奴仆胡作非为,甚至白天公然拦路抢劫,侮辱妇女,而“有司莫敢举奏”。
窦氏为维护专权,安插了大量党羽,因此,朝廷上下多有谀附之臣与亲信。当初,和帝在长安召见窦宪,朝臣甚至议论称之“万岁”,尚书韩棱愤怒指责“礼无人臣称万岁之制”,才算止住了这场闹剧。

这一方面说明窦氏权势的贵盛,另一方面也说明时臣趋炎附势的风气。因而,在汉和帝执掌政权后,立即清理窦氏残党余孽,太尉宋由因为窦氏党而被罢免,后自杀。其他亲朋故旧,凡是依仗窦家的关系而做官的,统统被罢免回家。

窦宪还养了许多刺客,实行暗杀政策,谋害那些有宿怨私仇、持有不同政见、可能危害窦氏的人。在汉明帝永平年间,窦宪的父亲窦勋犯罪,韩纡审理此案,考实窦勋坐狱被诛。

图片 2

窦太后当政时,韩纡已死,窦宪即派刺客刺杀了韩纡的儿子,并带回他的首级,拿到窦勋坟上祭奠。周荣为尚书袁安府吏,袁安上书言窦宪骄纵、窦景腐败、不宜立北匈奴单于等奏议,均出自周荣之手笔。窦宪门客徐齮非常嫉恨他,于是,当面威胁他。连尚书府中尚且遭到这样的恐吓,可见一般的官吏该承受着怎样的政治压力。

窦太后刚愎放纵,早已引起了一些正直朝臣的不满。他们不断上书进谏,有时,甚至以死抗争,希望把黑暗的政治挽回到清明的政治之中。

当朝群臣的谏诤从“太后临朝”的时候起,就已经开始了。仅据《资治通鉴》统计,短短的近五年时间,大臣就针对各种问题上书十五六次。

窦氏兄弟骄横肆虐,侵暴百姓,甚至擅自征调边防部队。群臣们为窦氏的贪婪与霸权而愤怒不已,为朝廷的纷乱黑暗而痛心疾首,为皇帝的幼弱无奈而呼号流涕。他们呼唤着皇帝的坚强。正如司徒丁鸿上疏所言:“夫天不可以不刚,不刚则三光不明;王不可以不强,不强则宰牧纵横。宜因大变,改政匡失,以塞天意。”

永元四年丙辰,十三个郡国地裂,大旱、蝗灾发生。上天似乎也在昭示着一场大变革的发生。

汉和帝刘肇逐渐长大,也越来越懂事。这对日益膨胀的窦家权势不能不形成威胁。于是,窦宪便与女婿郭举及其父郭璜、部下邓叠及其弟邓磊等,共同谋划企图杀害刘肇,篡汉而代之。

这时,十四岁的汉和帝暗中得到消息,知道了窦宪的阴谋,他感到必须尽快制定对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是,满朝廷都是窦家的人。虽然也有如司徒丁鸿、司空任隗、尚书韩棱等可以信赖,但窦氏兄弟已经限制了皇帝不能与内外大臣直接单独接触,只有宦官在身边伺候,并内外传递信息。

汉和帝经过观察,觉得只有中常侍钩盾令郑众可与商量,一则郑众服侍多年,对皇室一直忠心耿耿,比较可靠;二则此人谨慎机敏,很有心计,可以出谋划策。于是,汉和帝趁别人不在,与郑众说了自己的想法。郑众早已看不惯外戚势力的横行霸道,也劝和帝早下手为强。

此时,窦宪正镇守凉州,如果京城有变,他必然领兵叛乱。为减少损失,保证成功,汉和帝下诏令窦宪来京辅政,先行调回窦宪。同时,要参照前朝《外戚传》,试图从文帝诛薄昭、武帝诛窦婴、昭帝诛上官桀、宣帝诛霍禹等事中学习经验。

于是,密令清河王刘庆从千乘王刘伉处借取《外戚传》,令郑众从中整理勾稽。一切准备停当,窦宪、邓叠等也回到京师。

汉怀王是壹人什么样的圣上?看完那么些你就驾驭了。抓捕窦宪的前一天晚上,汉和帝亲自御临北宫,命令司徒兼卫尉官丁鸿,严兵守卫,紧闭城门;命令执金吾、五校尉等,分头捉拿郭璜、郭举父子和邓叠、邓磊兄弟,清除了外围。

汉怀王是壹人什么样的圣上?看完那么些你就驾驭了。汉怀王是壹人什么样的圣上?看完那么些你就驾驭了。第二天,派谒者仆射直入窦家,宣读诏书,收回窦宪的大将军印绶,改封为冠军侯,并限令与其弟窦固、窦景等各回封地。

汉怀王是壹人什么样的圣上?看完那么些你就驾驭了。郭璜等人下狱处死,汉和帝感念窦太后的养育之恩,没有公开处死窦氏兄弟,回到封地后,皆迫令自杀。四兄弟中只有窦环没有参与策划谋反,被免了死罪。

汉和帝成功夺回政权,再现了汉宣帝刘询诛霍禹的故事。

在一举扫平了外戚窦氏集团的势力之后,汉和帝开始亲理政事。他每天早起临朝,深夜批阅奏章,从不荒怠政事,从他亲政的所作所为,不失为一个有为的君主。

西北有西域都护班超大破焉耆,西域降附者五十余国;东北有乌桓校尉任尚大破南单于,将辽东收归,改为渤海郡。汉和帝一朝,曾多次平定过少数民族的叛乱。

汉和帝当政时期,曾多次下诏赈灾救难、减免赋税、安置流民、勿违农时。在法制上也主张宽刑。他任用的掌管刑狱的廷尉陈宠,便是一个富于同情心的仁爱之人,每次断案,都依据经典,而“务从宽恕”。

汉和帝对有过失之人,也能根据情况,从宽处理。永元九年,窦太后死。之前,由于宫廷紧守秘密,汉和帝为梁贵人所生的事实始终未公开。窦太后死后,梁家才敢奏明朝廷,为梁贵人讨一个说法。这时,汉和帝也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谜。但在如何安置窦太后的问题上,三公上奏:“请依光武黜吕太后故事,贬窦太后尊号,不宜合葬先帝。”而汉和帝却念及窦太后对自己的养育之恩,认为“恩不忍离,义不忍亏”,不应有所降黜。于是,不降尊号,谥为章德皇后。而对梁贵人、宋贵人的问题也都妥善安置。梁贵人被追封皇太后。

汉章帝时,居巢侯刘般逝世,按规定应由长子刘恺袭爵,但为满足父亲的遗愿,刘恺坚持让弟弟刘宪袭封,自己则逃往外地。执政官上奏请示收回刘恺封国,汉章帝嘉其义,特许等待他。

而刘恺始终没有回来,十多年后,执政官又提起此事。对此,侍中贾逵上书说:“孔子曾说‘能以礼让,治理国家有什么难的呢?’有司没有推究刘恺此举的乐善之心,而是以平常之法加以处理,这样做,恐怕不能助长礼让的风气,成就宽弘的教化啊!”汉和帝深以为然,下诏说:“王法崇善,成人之美。”于是,不仅同意刘宪袭爵,而且征刘恺为郎。

汉和帝十分体恤民众疾苦,多次诏令理冤狱,恤鳏寡,矜孤弱,薄赋敛,告诫上下官吏认真思考造成天灾人祸的自身原因。而他也常常以此自责,如永元八年京城洛阳地区发生蝗灾,他下诏首先说:“蝗虫之异,殆不虚生,万方有罪,在予一人。”忧民之心,殷殷可见。

岭南出产龙眼、荔枝,为了满足朝廷需要,往往“十里一置,五里一候,昼夜传送”,劳民伤财。唐羌上书,请求停止,汉和帝批示:“远国珍羞,本以荐奉宗庙,苟有伤害,岂爱民之本?其敕太官勿复受献!”爱民之意,发自肺腑。

汉和帝深感吏制建设对一个政权的重要性,因而,非常重视官吏的选拔任用。据统计,他当政时期,曾四次专门下诏纳贤。这既反映出东汉吏制的空虚与堕落,也表现出汉和帝为改变这种现状而做出的积极努力。

从夺回政权到亲理朝政,可以看出汉和帝是一个宽和仁爱的君主,这与他的谥号“和”是吻合的。但作为一个君主,明辨是非,当机立断,更是一个重要的素质,在清除窦氏集团的斗争中,汉和帝做到了这一点;在废立后妃的过程中,这一点也表现得相当充分。

东汉时期,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在宫廷内设置了中常侍、黄门侍郎、大黄门、小黄门等宦官职务。他们负责掌管传达皇帝的号令和诏书,阅览尚书进呈的文书。

在汉和帝夺回政权的过程中,中常侍钩盾令郑众直接参与了策划和实施,在论功行赏时,郑众自然是首功。于是,郑众被升迁为大长秋。“长秋”是汉代皇后的宫名,用以名官,称其官署为“长秋寺”。这是皇后近侍官首领,一般由皇帝亲信充任,负责宣达旨意,管理宫中事务。而在进行策勋班赏的过程中,和帝注意到,郑众总是推辞的多,接受的少,这种谦逊仁爱之心,很得和帝的赞赏。因此,汉和帝以后便经常同他讨论国家大事,国家一些大政方针的决策便较多地掺杂着宦官的力量。

所以史书上说“宦官用权自此始矣”,从此,东汉进入了外戚与宦官交替执掌朝政的时代。

当然,汉和帝重用宦官,还有一些客观因素。这就是这时期他所信任和倚重的一些朝臣和宗王或年老体弱,或寿短命微,陆续退出了历史舞台。

总之,汉和帝是一个励精图治的好皇帝,只可惜,天不假年,二十七岁就去世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