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汉文帝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问题:缇萦救父的故事,是怎样的一个经过?

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导读: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历朝历代,法律都在不断地修订和完善,随着社会的进步,法律也由严酷逐步走向宽缓。然而,
的法律修订和变革,往往是伴随着社会的大变革和朝代更替进行的,因为一个女子的抗争从而引发一场法律的变革,却不能不说是一个特例。在汉文帝时代,这样的事情还真就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引发这场变革的女子叫做缇萦,她是齐国太仓令淳于意的第五个女儿。一般认为,这场变革是汉文帝的宅心仁厚,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又是因为缇萦的抗争,如果缇萦随波逐流于那个时代的一般行事方式,这场变革有可能不会发生,或者至少要晚一些发生。
文帝十三年,齐国的太仓令淳于意犯了罪被押送到京城长安拘禁起来。淳于意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临行时他骂女儿们说:「生孩子不生儿子,遇到紧急情况,就没有用处了。」他的小女儿缇萦伤心地哭了,就跟随父亲来到长安。她向朝廷上书说:「我的父亲做官,齐国人都称赞他廉洁公平,现在因触犯法律而犯罪,应当受刑。我哀伤的是,受了死刑的人不能再活过来,受了肉刑的人肢体断了不能再接起来,虽想走改过自新之路,也没有办法了。我愿意被收入官府做奴婢,来抵父亲的应该受刑之罪,使他能够改过自新。」这封上书还真的到了汉文帝那儿,文帝怜悯缇萦的孝心,下诏说:「上古时期政治清明,只要在有罪的人帽子上画上一个记号,民众就不犯法了。如今法令中有刺面、割鼻、断足三种肉刑,可是犯法的事情仍然不能禁止,这是因为我道德不厚教化不明所致。现在人犯了过错,还没有施以教育就加给刑罚,那么有人想改过从善也没有机会了。施用刑罚以致割断犯人的肢体,刻伤犯人的肌肤,终身不能长好,多么令人痛苦而又不合道德呀!作为国家的最高父母,这样做,难道合乎天下父母之心吗?于是下诏废除肉刑,用其他刑罚代替。并依照犯人所犯罪行的轻重,只要他们不逃亡,期满免罪。同时命令有关人员制定出相关法令。这或许就是
最早的「有期」徒刑吧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因为在此之前,人们犯了罪,要么处死,要么肉刑,剩下的就是徒役,也就是奴隶,根本就没有「期满免罪」之说。
根据汉文帝的这个诏令,丞相张苍、御史大夫冯敬提出了具体建议条文:应该判处髡(音kun,拔光头发)刑的,男的改罚城旦,女的改罚舂米;应该判处黥(音qing面部刺字)髡刑的,改为剃发、颈带铁链,男的城旦,女的舂米;应判处劓刑的,改为鞭笞三百;应判处刖刑的,砍断左脚改为鞭笞三百;应砍断右脚以及杀人自首、贪赃枉法,监守自盗已经顶罪而又犯了鞭笞罪的一律公开斩首。已经判为城旦、舂米的,服刑到一定年限,就可免罪。
根据汉文帝的这个诏令,丞相张苍、御史大夫冯敬提出了具体建议条文:应该判处髡(音kun,拔光头发)刑的,男的改罚城旦,女的改罚舂米;应该判处黥(音qing面部刺字)髡刑的,改为剃发、颈带铁链,男的城旦,女的舂米;应判处劓刑的,改为鞭笞三百;应判处刖刑的,砍断左脚改为鞭笞三百;应砍断右脚以及杀人自首、贪赃枉法,监守自盗已经顶罪而又犯了鞭笞罪的一律公开斩首。已经判为城旦、舂米的,服刑到一定年限,就可免罪。
文帝同意了这些条文。这些法律条文的改变,有什么实际意义呢?古人认为「人之发肤受之父母」,头发是终生不能剃掉的,拔掉头发、脸上刺字、割掉鼻子,他不再是一个社会上的正常人,表明他一生一世都是一个「罪犯」。当一个人被判处这样的刑罚,丧失了作为一个正常人的资格,他还能继续娶妻生子存在于社会吗?封建社会是农业经济,以家庭为单位,父子传承,如果一个人已经有了儿子,一旦犯了法被判处这样的刑罚,谁又会让女儿嫁给这样的家庭?这就是缇萦和汉文帝都提到的「没有改过自新的机会」的原因。改为修城墙、舂米等劳役活,到了期满,这个人回到了家里,也就是正常的回归了社会。砍脚的那种刖刑更不用说,他不仅不能作为正常人存在于社会,丧失了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还会成为这个家庭的重大负担。可见,这样的法律条文的改变,其意义是革命性的,称之为变革毫不为过。从这件事情中可以看出,正是由于缇萦的抗争,才导致了这样一场重大的法律变革。那么,缇萦都做了一些什么样的抗争呢?
和世俗观念抗争
父系社会的显著特征就是重男轻女,缇萦的父亲淳于意也不两样,出了问题,他想到的是自己没有儿子。因为没有儿子,他不拿家当家,到处交游。因为他医术高明,对一些不治之症不肯治疗,因此被病家怨恨并告发。这也可以看做是没有儿子的原因,假如他有儿子,告发他的人有可能害怕结怨仇家而费一番思量。缇萦是一个弱女子,听到父亲的话她也会哭,但她并没有沉默,而是选择了奋起抗争。她跟随父亲到了首都长安,并上书皇帝。从齐国到长安,路途万里,其艰辛可想而知。如果说这个可以通过毅力坚持的话,上书皇帝则更是需要超常的勇气和智慧,缇萦是一个小官的孩子,是一个没有爵位、没有继承资格的女子,她敢于上书皇帝,没有一种抗争精神是做不到的。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和法律条文中的非人性的一面抗争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
缇萦的上书,抓住了一个最根本的东西,人性中的悔恶向善。一个人可能一时会有罪恶的念头,但是,大部分人都会对自己的不法行为后悔,真正死不悔改的人少之又少。肉刑这种侮辱性的刑罚恰恰是堵住了人们悔改之路。缇萦大胆地指出了这种刑罚的弊端,提出了「想走改过自新之路」这个人性中悔过向善的最基本的东西。所以,她不是仅仅提出「愿意被收入官府做奴婢」为父亲顶罪,而是先指出肉刑的非人性,然后说让父亲能够「改过自新」!难怪这样的抗争能都得到汉文帝的认可!如果不是缇萦和法律条文的抗争,而她仅仅选择替父亲顶罪,汉文帝能够引起自责并作出废除肉刑的决定吗?
和法律传统抗争
封建社会的观念,父业子承,相对应的是「父债子还」。如果犯的不是十恶不赦之罪,按照汉代的法律传统,是可以用其他方法抵罪的,比如说以钱抵罪。如果淳于意有儿子,他可以选择以自身或其他方法抵顶其父之罪,但是淳于意只有女儿,没有儿子,他没有了指望,他只有哀叹:「生孩子不生儿子,遇到紧急情况,就没有用处了」。可是缇萦不认可,她主动提出以自己没入官府做奴婢为条件,换取父亲的自由。所以说她是在和法律传统抗争。女子被没入官府为奴婢,一般情况是自身犯罪或者是受父、夫牵连,主动提出来以身为父亲抵罪,不是当时的社会传统,也就不是当时的法律传统,缇萦这样做了,所以说是抗争。
当然,缇萦的抗争能够引发一场法律的变革还有一些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汉代社会的开明、汉文帝宅心仁厚等等。诸侯国的太仓令算不上大官,一个小小官吏的女儿为何能够给皇帝上书?而这样一个小女子的上书又为什么能够交到皇帝手上?想想吕后能够「称制」当上实际上的皇帝,汉武帝的母亲嫁了人生了孩子还能再嫁给皇帝,就可以知道汉代对女子的宽容,它既超过了前人,也为后世整个封建社会所不及。缇萦的上书,隐含着对法律条文的指责,汉文帝看到了缇萦的上书,没有生气发怒,这不是一般皇帝能够做到的。汉文帝不但做到了,还从自身寻找原因,并做出了检讨和改变,当然是这场变革的主角。不管怎么说,这场法律的变革是由缇萦上书救父引起,她的孝心、智慧和敢于抗争的勇气令人敬佩。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1

汉文帝为了一个民间女子废除了肉刑,这并非野史趣闻,而是见于正史记载的。惜字如金的《史记》和《汉书》都用了大段文字记载这段故事。那么既然如此,汉武帝又为何不顾祖父汉文帝废除肉刑的规定,对司马迁施以宫刑呢?

回答:

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提起封建时期的刑罚,现在想想真是不寒而栗,近现代也就只有日本侵华时的酷刑能够超过中国古代的刑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风声》里就很好的还原了日军残酷的刑罚,扯远了,还是回归本文的主题,那就是肉刑。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2

题主说汉文帝废除"一部法律"是对汉朝法律制度的误解,西汉是以巜九章律》为代表,巜令》《科》巜比》等多种法律形式组成的法律体系,是不断修改完善的过程。所以"缇索救父"是刑罚改革过程中的一段插曲。肉刑是奴隶制度下的刑罚制度,包括墨、劓、剕、宫等残害肢体的酷刑,战国和秦朝沿用不改。西汉初期刘邦口头讲过"约法三章,悉除秦苛法",而实际上继续使用黥、劓、斩左右趾等肉刑。文帝即位后,国家"化行天下,告讦之俗易。吏安其官,民乐其业,蓄积岁增,户口浸息"。为改革肉刑创造了比较良好的社会条件。改革的内容是用徒刑、笞刑和死刑来代替三种肉刑,即"黥"刑"劓"刑和"刖左右趾"。黥刑改为髡钳城旦舂,即五年苦役。劓刑改为笞三百,后减为笞一百。斩左趾者,改为笞五百,后改为笞二百。缇萦之父淳于公由肉刑改为笞刑"具为令",何来"废除一部法律"?何来"暖男"?明明是影视剧看多了。

提起肉刑,其实很多人也都有了解,不过大多数人对于这个概念是混淆的,因为肉刑在古代和现代的解释是不同的,现代汉语的肉刑,其实是广义上的肉刑,就是指死刑以外的其他刑罚,主要是对人体的伤害,所以叫肉刑,以这个概念来说的话,打板子、杖刑等都属于肉刑,但是在古代的肉刑,尤其是汉朝以前的肉刑则不是这样定义的,那是狭义上肉刑,指括黥、劓、刖、宫、大辟等五种刑罚。这种刑罚反应的是先秦时期同态复仇的朴素想法,即“杀人者死,伤人者创”。夏商周时期就上升为法定刑罚,秦朝沿用周时期的刑罚,因此保留了肉刑。

公元元年在此以前肉刑太骇人听闻,不是割鼻正是斩脚趾,幸亏那些小女孩自我吹牛。汉文帝废除肉刑一事,发生在文帝十三年。当时齐国太仓令名叫淳于意,一共生了五个孩子,全都是女儿没有儿子。这一年因为犯了罪要被送到长安接受肉刑惩罚。临行前指着前来送行的五个女儿大骂“生孩子全是女孩,出了大事没一个有用的!。”太仓公最小的女儿叫淳于缇萦,听到父亲的话非常伤心。因此决定陪着父亲来到长安。

回答:

汉朝建立以后,同样沿用秦朝的刑罚,秦朝的刑罚自从商鞅变法以后,就变得非常的严苛和残酷,而在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从奴隶制社会向封建帝制转型的时期,奴隶渐渐消失,诞生了新的阶层就是农民,农民相对奴隶有一定的人身自由,不再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因此夏商周时期的肉刑就非常不适应新的形式。

小缇萦不仅一路照顾父亲的生活,而且到了长安后居然直接给皇帝上书。在上书中,缇萦痛陈肉刑不人道,不给犯罪之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为了赎父亲的肉刑,她自愿做官婢,希望皇帝能给父亲一次机会。

汉文帝前十三年,齐地一名叫淳于缇萦的女子忽然上书,称她的父亲,任职太仓令的时候有罪,按律应当受刑。因此她愿意代父受罚,永为官婢。

秦朝存在的时间较短,从统一到灭亡总共也不过二十多年,而秦朝之所以灭亡,除了统一之后各国贵族不稳定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刑罚太严重,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就是破罐子破摔,因为大雨而错过了达到日期,晚到和起义都是死,还不如干票大的,于是很多人就追随陈胜吴广起义,从而拉开了秦末农民起义的序幕。

汉文帝看到上书后大为感动,非常同意缇萦的说法。认为肉刑自古以来实行很久了,却没有达到禁止犯罪的目的,还是有这么多的人犯罪要受到肉刑。刑罚不是目的而是让犯罪之后改正的手段,肉刑却将本末倒置。该年五月,肉刑被废除。

需要注意的是,当时的“刑”,指的是几种致人死亡或残疾的肉刑。

秦朝之后的汉朝的建立者刘邦,虽然曾经是亭长,但也是出身底层,至少不是当时士这个阶层,追随他的也大都是他的同乡好友,这些人在起义中看到了刑罚严酷尤其是肉刑给老百姓带来的伤害,以及对统治阶层的危害,因此刘邦入关以后,在大臣的建议下与老百姓约法三章,就是看到秦朝的法律太严酷了,约法三章的内容为: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即杀人者要处死,伤人者要抵罪,盗窃者也要判罪!其他严酷的法律都废除了,其实这也是战时收买人心的手段,刘邦也因此获得了咸阳老百姓的拥护。

以上这些都是有明确记载写入当时法律的,所以只隔了一代人的汉武帝自然不会不知道。那么为何司马迁因为帮兵败被俘的李陵辩解时,汉武帝要对他判罚宫刑呢?笔者在《汉书·刑法志第三》中找到了答案。

所以缇萦的信里说到:死者的命不可复生,刑者断掉的肢体不可复连。

到了刘邦称帝建立汉朝后,约法三章显然太过于宽泛,不适合国家的统治,因此下令萧何参照秦法“取其宜于时者,作律九章”。从汉初刑法实施的情况看,当时秦的酷法,一部分被废除了,一部分却仍保留,这其中就保留了肉刑,即黥、劓、刖、宫等刑罚,这四种刑罚无论哪一种执行,这个人这辈子都完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3

文帝看了这封信后十分感慨,丞相和御史大夫也借此机会,废除了沿袭自秦朝、甚至更古老的肉刑。具体的律令包括:本来应该在脸上刻字的,改为戴上颈铐去劳动;本来应该割鼻子的,改为鞭笞三百下;本来要砍左脚的,改为鞭笞五百下等,只有犯法被治罪之后,又犯了鞭笞罪,罪上加罪,才处死。

黥即在脸上刺字,劓就是割鼻子;刖在汉朝是斩掉左右大脚趾;宫就是宫刑,即阉割,不管是刺字还是割鼻子,以后走在大街上,大家都知道这个人曾经受过刑罚,于生活和谋生都非常的不方便,周围的人会以有色眼镜来看人了,刖、宫虽然看不到,但这两个刑罚执行了,对生活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比如斩掉大脚趾以后,人基本不能负重了,而宫刑之后人生都毁了。

原来汉文帝接到缇萦的上书后,下旨让大臣们拟定废除肉刑的具体改革办法。丞相张苍、御史大夫冯敬上奏,先称赞文帝怜民盛德云云,然后提出了实施办法。当然不能简单地废除了事,而是提出替换的方案。用男犯筑城,女犯舂米等劳役代替剃光须发;用剃光须发、颈上套铁圈刑具去从事劳役,代替黥;用鞭笞五百代替斩左止和杀人自首、官吏贪赃枉法,监守自盗已经顶罪而又犯了鞭笞罪的一律弃市。

这是文帝宽厚的一个例子。但文帝宽厚,既有他个人性格原因,也有时代的因素在其中。

如果这些肉刑一直延续下来,可以想象的出大街上会有很多这样的人,这在奴隶时期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即使执行了这些刑罚,也是在奴隶主的管辖下,但是一旦成为了农民,需要自谋生路,需要生活的时候,那么这些就会对生产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废除这些不合理的肉刑也日益高涨。

从这一办法中我们没有看到关于宫刑的规定,往前看汉文帝的命令有“今法有肉刑三……”一句。这个数字三,正好和黥、劓和斩足的数量相符。三国时期的学者孟康注《汉书》,对这个数字三的注释为“黥、劓二,左右趾合一,凡三也。”同样没有提到宫刑。但《汉书·文帝纪第四》中明确记载“五月,除肉刑法,……”,这是怎么回事呢?

高帝刘邦留下的,是一个受战乱重创的烂摊子,整个国家人口稀少,生产力低下,北方又遭受着匈奴的掠夺,像是一个刚刚经历过重大手术的久病之人,亟待修养。而事实上,吕后临政时期,已经开始在用宽省的政令,让百姓慢慢地恢复元气了。

这件事情要感谢当时的一个女孩子:淳于缇萦,是淳于意的女儿,淳于意是山东临淄人,曾经担任太仓长,也就是仓库管理员,因此也被称为太仓公,虽然是汉朝公务员,但是淳于意更倾心于医学,为了能够潜心研究医学,淳于意辞去官职做了医生,拜名医公乘阳庆为师,学习医术。淳于意得到公乘阳庆的真传,医术非常精湛。

通过上述的史料,我们不难看出,汉文帝以及当时的人没有把宫刑划分到肉刑的类别里。明确宫刑是肉刑的史料为《唐律·名例》:“昔者,三王始用肉刑。”
长孙无忌等疏:“肉刑:墨、劓、剕、宫、大辟。”
这一说法的出现在汉武帝后七八百年,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不能用后世词汇的含义来理解之前的史料。

文帝即位之后,继续了这一方针,废除肉刑的目的,其实也是进一步保护劳动力和兵力。人口是帝国时代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无论是生产、打仗、建设,靠的都是最底层的平民,肉刑虽然能一定程度上惩治犯罪,但同时也会使犯人丧失了劳动能力和作战能力、甚至生育能力,在人力远远不足的时期,与其让他们死掉和残废,显然让他们戴罪服劳役、服兵役来得更为划算。

也正是因为淳于意医术精湛,因此赵王、胶西王、济南王、吴王都曾召他做宫廷医生,但淳于意更希望能给老百姓看病,因此拒绝了这些诸侯王的邀请,因此被怀恨在心,于是这些人就罗织罪名控告淳于意,淳于意因此被判肉刑。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汉文帝因缇萦废除肉刑,并没有废除宫刑。所以汉武帝对司马迁施以宫刑并不奇怪。

废除肉刑,实际只是在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不过在百姓这头看起来,总归是更人性一些。当然,在实际操作的时候,鞭笞也一样很容易致命。所以之后鞭笞的数量又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减少。

在当时肉刑要到长安去执行,因此淳于意被装上了囚车,送往长安,淳于意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这五个女儿都围着囚车哭,淳于意既生气又难过,大声说道,我都没有一个儿子,到了紧要关头都没有可用之人。她的小女儿缇萦听了非常的伤心,于是决定跟随囚车去长安为父争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回答:

到了长安,缇萦上书朝廷:“我父亲本来是朝廷的官吏,齐地人民称赞他廉洁奉公,辞官以后行医,也是造福乡里,现在被判了肉刑,我非常的心痛,受过肉刑以后不能复原,即使想改过自新也不能如愿,我情愿自己在官府作奴婢来替父赎罪,让我父亲有改过自新的机会。”汉文帝看到缇萦的诉状,非常同情缇萦的遭遇,因此赦免了淳于意,并在当年与大臣讨论废除了肉刑,将墨刑、劓刑和斩左、右趾改成笞刑和死刑,不过宫刑并没有废除,汉武帝时期的司马迁也遭受到了宫刑,幸好司马迁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否则,我们就看不到《史记》了

西汉初时,在山东临淄有一个叫淳于意的人,先是在当地作了一个太仓长也就是管理粮仓的官,后他辞职不干了,拜当时的名医公乘阳庆为师,潜心学医,并得师父真传,所以医术十分高明。当时的诸侯王如赵王.胶西王,济南王等都想把淳于意留在王府里为自已服务,但他的志向是四海为家,为大众行医治病,不愿为那一个人治病。这样就得罪了那些贵族王爷们,于是他们就罗织罪名,把淳于意送到京城长安去受刑。当时的刑法残酷没有人道,淳于意要受的刑是,脸上刺字,割掉鼻子,还要砍掉一只脚。全家人只有号哭连天的份儿,没有好的主意,淳于意叹道:我要是有个儿子就不会这样了。因为淳于意只有五个女儿,没有一个儿子能为他分忧,古代妇女地位十分低下,没有.话语权。淳于意的小女儿淳于缇萦听完父亲的话心里十分难过,就决心随父亲一起到京城去伸冤。在伸诉状里缇萦写到她父亲是一家之主,如果受了刑法就尝失了劳动能力,她们一家老少就只能饿死了,并哀求能法外施恩放过她父亲,如果实在不能宽恕的话,缇萦愿意顶替父亲接受刑罚,放她父亲回去劳动养活一家老少。当诉状传到汉文帝手上时,文帝为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大义,志气和文状里的条理清淅,情理悲切所感动,亲自在朝堂上召见了淳于意父女,在殿前缇萦对文帝的提问是对答如流,情理并茂,文帝和在场的朝臣都暗暗称奇,当场文帝宣布淳于意无罪释放回家,并废除了对犯人实施肉刑的条例。汉初经过多年战争,人烟稀少,经济凋蔽,国计民生等一切都是百废待兴,汉文帝这一措施也是对汉初人口增长,经济恢复繁荣,巩固加强汉王朝的统治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也为后世留下仁治爱民的佳话。

汉文帝的这次刑罚改革是一个标志,标志着中国的刑罚从野蛮向文明过度,但由于历史的惯性,所以肉刑的逐渐废除到南北朝时期才基本完成,而像黥面等还保留了下来,在宋朝时期一直在使用,比如当时的名将狄青就曾经被黥面,即使位高权重也不肯去除,以表示即使曾经有不堪的过去一样可以成名。

回答:

缇萦救父的故事啊!没去查百度,根据我的记忆,应该是下面这样的:

缇萦他爹应该是一个医生,叫淳于意,好像是,反正就是姓淳于的。然后得罪了当地官员,还是没治好病,反正就是要押到京城受审。缇萦心疼她爹,就一起来了。

等到了京城,应该是被判了削骨之类的刑罚,就是割鼻子,割耳朵之类的。

还是缇萦,她觉得太不人道了,就上书给文帝,说这个刑罚太不人道之类的。当然,他怎么送到文帝面前的,我不知道,反正就是送上去了。

而且,她还挺聪明,特意在上书的时候,说文帝是以仁义治天下之类的,说这种刑罚不是仁君应该有的。

所以嘞,文帝为了面子,然后改法律的可能性更高。

当然了,为了体现自己的仁义,最后好像是免除了淳于的刑罚,让他和女儿回家去了。

这件事也可以看出来,所谓的法律,只是帝王的工具罢了。为毛这么说?因为淳于确实是违反法律了,但是因为皇帝一句话,就能无罪释放。而其目的,只是为了仁义的名。

所以啊,暖男不存在的,名声才是最重要的。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