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位交接班过程中,东宫班子中的成员,或者朝廷大臣处在难以摆脱的历史悲剧中,通过这些悲剧人物,可以知道风险在哪儿?何以自处?何以回避?

宇文孝伯字胡三,吏部安化公深之子也。其生与高祖同日,太祖甚爱之,养于第内。及长,又与高祖同学。武成元年,拜宗师上士。时年十六。孝伯性沉正謇谔,好直言。高祖即位,欲引置左右。时政在冢臣,不得专制,乃托言少与孝伯同业受经,思相启发。由是晋公护弗之猜也,得入为右侍上士,恒侍读书。

南北朝时,北周武帝宇文邕立其长子宇文斌为皇太子,而宇文斌即后来即位的周宣帝,史书称其“昏虐君临,奸回肆毒,善无小而必弃,恶无大而弗为”,可以说是坏事做尽做绝,北周实际上亡于他手。他被立为太子以后,宇文邕对其管束不可谓不严,但本性难改,结果帮助武帝管束他的人,在他即位以后,一个一个被他诛杀殆尽。周武帝安排在太子身边辅教和管束太子者若王轨、宇文孝伯、尉迟运诸人,后来结果都不好。如宇文孝伯,是东宫的左宫正,相当于师保之职,《周书·宇文孝伯传》:

天和元年,迁小宗师,领右侍仪同。及遭父忧,诏令于服中袭爵。高祖尝从容谓之曰:“公之于我,犹汉高之与卢绾也。”乃赐以十三环金带。自是恒侍左右,出入卧内,朝之机务,皆得预焉。孝伯亦竭心尽力,无所回避。至于时政得失,及外间细事,皆以奏闻。高祖深委信之,当时莫与为比。及高祖将诛晋公护,密与卫王直图之。唯孝伯及王轨、宇文神举等颇得参预。护诛,授开府仪同三司,历司会中大夫、左右小宫伯、东宫左宫正。

周书卷四十  列传第三十二

建德之后,皇太子稍长,既无令德,惟昵近小人,孝伯白高祖曰:“皇太子四海所属,而德声未闻。臣忝宫官,实当其责。且春秋尚少,志业未成,请妙选正人为其师友,调护圣质,犹望日就月将,如或不然,悔无及矣。”帝敛容曰:“卿世载鲠直,竭诚所事,观卿此言,有家风矣。”孝伯拜谢曰:“非言之难,受之难也,深愿陛下思之。”帝曰:“正人岂复过君?”于是以尉迟运为右宫正,孝伯仍为左宫正。

宇文孝伯的话是在提醒宇文邕,他的儿子难以造就了,他想甩纱帽不干了,“非言之难,受之难也”是指讲了太子也不听。又,《周书·乐运传》称:

建德二年“高祖谓运曰:‘卿来日见太子不?’运曰:‘臣来日奉辞。’高祖曰:‘卿言太子何如人?’运曰:‘中人也。’时齐王宪以下并在帝侧。高祖顾谓宪等曰:‘百官佞我,皆云太子聪明睿知,唯运独云中人,方验运之忠直耳。’于是因问运中人之状,运对曰:‘班固以齐桓公为中人,管仲相之则霸,竖貂辅之则乱。谓可与为善,亦可与为恶也。’高祖曰:‘我知之矣。’遂妙选宫官以匡弼之。”

当时以王褒为太子少保,萧圆肃为太子少傅。实际上这些措施很难改变太子已经形成的顽劣本性。后来武帝让太子西征吐谷浑,而军中之事实际上皆取决于受命辅佐太子的宇文孝伯,事后武帝见到宇文孝伯时,“帝问之曰:‘我儿比来渐长进不?’答曰:‘皇太子比惧天威,更无罪失。’及王轨因内宴捋帝须,言太子之不善,帝罢酒,责孝伯曰:‘公常语我云太子无过,今轨有此言,公为诳矣。’孝伯再拜曰:‘臣闻父子之际,人所难言,臣知陛下不能割情忍爱,遂尔结舌。’帝知其意,黙然久之,乃曰:‘朕已委公矣,公其勉之。’”(《周书·宇文孝伯传》)确实,即使一般人家,父子之间,别人都难以在其父面前评说其子,何况帝王之家。宇文孝伯已经把话说透了,不能说你该废掉太子,这个决心只能武帝自己下,而且只能个人谋定而动,否则会产生祸患。既然不想废,别人便难以言说了。据《周书·王轨传》,这次出师吐谷浑时,“时宫尹郑译、王端等并得幸帝(当时是太子,即后之宣帝),帝在军中颇有失德,译等皆预焉。军还轨等言之于高祖,高祖大怒,乃挞帝。除译等名,仍加捶楚。帝因此大衔之。”王轨在大庭广众,公开在武帝面前讲述太子缺德的事,更是犯忌,王轨亦说:“吾专心国家,遂不存私计,向者对众,良寔非宜。”然而后来“轨因内宴上寿,又捋高祖须曰:‘可爱好老公,但恨后嗣弱耳。’高祖深以为然,但汉王次长,又不才,此外诸子并幼,故不能用其说。”捋须是古人对长者表示祝寿的一种亲密礼节,看来武帝保留这个不争气的长子也实在出于无奈。

太子宇文斌即位以后,是为周宣帝,郑译等亲信立即复为近侍,一场可怕的报复性杀戮就此开始,“帝既追憾被杖,乃问译曰:‘我脚上杖痕,谁所为也?’译答曰:‘事由宇文孝伯及王轨。’译又因说王轨捋须事,帝乃诛轨。”(《周书·宇文孝伯传》)那时王轨在前线徐州,他也知道宣帝即位以后,祸必及己,他说:“此州控带淮南,邻接强寇,欲为身计,易同反掌,但忠义之节,不可亏违。况荷先帝厚恩,每思以死自效,岂以获罪于嗣主,便欲背德于先朝。止可于此待死,义不为他计。冀千载之后,知吾此心。”该传的结论是“轨立朝忠恕,兼有大功,忽以无罪被戮,天下知与不知,无不伤惜”。从为人讲,应该如王轨那样忠贞耿直不二。王轨被无辜诛戮以后,“运惧及于祸,问计于宇文孝伯。”其“私谓孝伯曰:‘吾徒必不免祸,为之奈何?’孝伯对曰:‘今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为臣为子,知欲何之。且委质事人,本狥名义,谏而不入,将焉逃死。足下若为身计,宜且远之。’于是各行其志。运寻出为秦州总管。”(《周书·宇文孝伯传》)而宇文孝伯最终被赐死于家。如果太子不德不才,在东宫要做一个正直的官员,要矫正太子的缺陷实在难啊!太子的东宫官实在两难。

在北朝的北周有这样的案例,在南朝的齐也有同样的案例。齐太祖萧道成立萧赜为太子,即后来即位的世祖,萧赜是萧道成的长子,萧道成称帝以后,依制立长子为太子,有荀伯玉者,萧道成的心腹,“世祖在东宫,专断用事。颇不如法,任左右张景真,使领东宫主衣食官榖帛,赏赐什物皆御所服用。景真于南涧寺舍身斋,有元徽紫皮袴褶,余物称是。于乐游设会,伎人皆着御衣。……世祖拜陵还,景真白服乗画舴艋,坐胡床,观者咸疑是太子。内外祇畏,莫敢有言。伯玉谓亲人曰:‘太子所为,官终不知,岂得顾死蔽官耳目。我不启闻,谁应启者?’因世祖拜陵后密启之。上大怒,检校东宫。”(《南齐书·荀伯玉传》)张景真是一个替太子管理衣食什物的,因受太子宠信,擅用帝王所用之御物,且招摇过市,为荀伯玉所告,于是萧道成以太子令“收景真杀之,世祖忧惧,称疾月余日,上怒不解”,“上嘉伯玉尽心,愈见亲信,军国密事,多委使知。”“上临崩,指伯玉谓世祖曰:‘此人事我忠,我身后,人必为其作口过,汝勿信也。可令往东宫长侍白泽,小却以南兖州处之。’”由于“世祖深怨伯玉”,南齐太祖高帝这几句话,实际上反而送了荀伯玉的命,他从反面提醒太子对荀伯玉的怨恨,故太子即位不久,即借故杀伯玉。为此,该传之史臣曰:“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君老不事太子,义烈之遗训。”然“以古道而居今世,难乎免矣”。为什么难免,因为这是二难之事,君老你不事太子,天子老而未死,你日子还可以过,然一旦太子即位,那就苦了。北周武帝时的宇文孝伯、王轨,与荀伯玉的处境都是相同的,都是忠于君王,为太子好而反映太子的缺失,但都积怨于太子,一旦太子即位,那就一个又一个掉脑袋,甚至遭灭门之祸。反之,如果一心为太子说话,掩饰太子的过失,甚至参与太子的密谋,一旦太子事败,父子反目,那你还得做替罪羊。如前面讲过的李承乾为唐太宗太子时,侯君集“子婿贺兰楚石时为东宫千牛,承乾令数引君集入内,问以自安之术。……尝举手谓承乾曰:‘此好手,当为用之。’”“及承乾事发,君集被收,楚石又诣阙告其事。”因此被“斩于四达之衢,籍没其家”。(《旧唐书·侯君集传》)

有的则是冒险向这个风险极大的漩涡中钻,希冀侥幸获利,结果悲惨的多。当然侥幸得逞者不是没有,如商人吕不韦便是一个,但结局也不好。有的则是无奈碰上或被卷入漩涡,想退也退不出来。诸葛武侯祠的对联有一句“功在朝廷,原不论先主后主”,谈何容易。因为阿斗懦弱,诸葛既是能掌控全局又一心朝廷者,其他人达不到他的地位,更没有他的思想境界,那就难了,只能被漩涡卷入深渊,遭遇灭顶之灾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全身而退的,有一个叫李纲的,他在隋开皇末任太子杨勇的洗马,在唐高祖武德时,曾任隐太子建成的詹事,在唐太宗贞观时,任太子承乾的太子少师,担任三代东宫官,这三任东宫太子都被废黜,而他却能全身而退,关键还是为人正直和遇事一丝不苟。他为杨勇做太子洗马时,皇太子岁首宴宫臣时,左庶子唐令则奏琵琶,歌武媚娘之曲,他当场便批评唐令则失职,“自比倡优,进淫声,秽视听,事若上闻,令则罪在不测,岂不累于殿下。”杨勇被废黜,他公然为杨勇说话,他认为废黜太子杨勇,“乃陛下之过,非太子罪也。勇器非上品,性是常人,若得贤明之士辅导之,足堪继嗣皇业。方今多士盈朝,当责贤居任,奈何以弦歌鹰犬之才侍侧,至令致此,乃陛下训导不足,岂太子之罪耶!”(《旧唐书·李纲传》)关键是你杨坚没有挑选好杨勇的伴侣。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1

建德之后,皇太子稍长,既无令德,唯昵近小人。孝伯白高祖曰:“皇太子四海所属,而德声未闻。臣忝宫官,寔当其责。且春秋尚少,志业未成,请妙选正人,为其师友,调护圣质,犹望日就月将。如或不然,悔无及矣。”帝敛容曰:“卿世载鲠直,竭诚所事。观卿此言,有家风矣。”孝伯拜谢曰:“非言之难,受之难也。深愿陛下思之。”帝曰:“正人岂复过君。”于是以尉迟运为右宫正,孝伯仍为左宫正。寻拜宗师中大夫。及吐谷浑入寇,诏皇太子征之。军中之事,多决于孝伯。俄授京兆尹,入为左宫伯,转右宫伯。尝因侍坐,帝问之曰:“我儿比来渐长进不?”答曰:“皇太子比惧天威,更无罪失。”及王轨因内宴捋帝须,言太子之不善,帝罢酒,责孝伯曰:“公常语我,云太子无过。今轨有此言,公为诳矣。”孝伯再拜曰:“臣闻父子之际,人所难言。臣知陛下不能割情忍爱,遂尔结舌。”帝知其意,默然久之,乃曰:“朕已委公矣,公其勉之。”

尉迟运王轨宇文神举宇文孝伯颜之仪乐运

五年,大军东讨,拜内史下大夫,令掌留台事。军还,帝曰:“居守之重,无忝战功。”于是加授大将军,进爵广陵郡公,邑三千户,并赐金帛及女妓等。六年,复为宗师。每车驾巡幸,常令居守。其后高祖北讨,至云阳宫,遂寝疾。驿召孝伯赴行在所。帝执其手曰:“吾自量必无济理,以后事付君。”是夜,授司卫上大夫,总宿卫兵
马事。又令驰驿入京镇守,以备非常。

  尉迟运,大司空、吴国公纲之子也。少强济,志在立功。魏大统十六年,以父勋封安喜县侯,邑一千户。孝闵帝践阼,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俄而帝废,朝议欲尊立世宗,乃令运奉迎于岐州。以预定策勋,进爵周城县公,增邑五百户。保定元年,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三年,从杨忠攻齐之并州,以功别封第二子端保城县侯,邑一千户。四年,出为陇州刺史。地带汧、渭,民俗难治。运垂情抚纳,甚得时誉。天和五年,入为小右武伯。六年,迁左武伯中大夫。寻加军司马,武伯如故。运既职兼文武,甚见委任。齐将斛律明月寇汾北,运从齐公宪御之,攻拔其伏龙城。进爵广业郡公,增邑八百户。

宣帝即位,授小冢宰。帝忌齐王宪,意欲除之。谓孝伯曰:“公能为朕图齐王,当以其官位相授。”孝伯叩头曰:“先帝遗诏,不许滥诛骨肉。齐王,陛下之叔父,戚近功高,社稷重臣,栋梁所寄。陛下若妄加刑戮,微臣又顺旨曲从,则臣为不忠之臣,陛下为不孝之子也。”帝不怿,因渐疏之。乃与于智、王端、郑译等密图其事。后令智告宪谋逆,遣孝伯召宪入,遂诛之。

  建德元年,授右侍伯,转右司卫。时宣帝在东宫,亲狎谄佞,数有罪失。高祖于朝臣内选忠谅鲠正者以匡弼之。于是以运为右宫正。(二)年,帝幸云阳宫,又令运以本官兼司武,与长孙览辅皇太子居守。俄而卫剌王直作乱,率其党袭肃章门。览惧,走行在所。运时偶在门中,直兵奄至,不暇命左右,乃手自阖门。直党与运争门,斫伤运手指,仅而得闭。直既不得入,乃纵火烧门。运惧火尽,直党得进,乃取宫中材木及床等以益火,更以膏油灌之,火势转炽。久之,直不得进,乃退。运率留守兵,因其退以击之,直大败而走。是日微运,宫中已不守矣。高祖嘉之,授大将军,赐以直田宅、妓乐、金帛、车马及什物等,不可胜数。

帝之西征也,在军有过行,郑译时亦预焉。军还,孝伯及王轨尽以白,高祖怒,挞帝数十,仍除译名。至是,译又被帝亲昵。帝既追憾被杖,乃问译曰:“我脚上杖痕,谁所为也?”译答曰:“事由宇文孝伯及王轨。”译又因说王轨捋须事。帝乃诛轨。尉迟运惧,私谓孝伯曰:“吾徒必不免祸,为之奈何?”孝伯对曰:“今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为臣为子,知欲何之。且委质事人,本徇名义,谏而不入,将焉逃死。足下若为身计,宜且远之。”于是各行其志。运寻出为秦州总管。然帝荒淫日甚,诛戮无度,朝章弛紊,无复纲纪。孝伯又频切谏,皆不见从。由是益疏斥之。后稽胡反,令孝伯为行军总管,从越王盛讨平之。及军还,帝将杀之,乃托以齐王之事,诮之曰:“公知齐王谋反,何以不言?”孝伯对曰:“臣知齐王忠于社稷,为群小媒孽,加之以罪。臣以言必不用,所以不言。且先帝付嘱微臣,唯令辅导陛下,今谏而不从,寔负顾托。以此为罪,是所甘心。”帝大惭,俛首不语。乃命将出,赐死于家。时年三十六。

  四年,出为同州、蒲津、潼关等六防诸军事、同州刺史。高祖将伐齐,召运参议。东夏底定,颇有力焉。五年,拜柱国,进爵卢国公,邑五千户。宣政元年,转司武上大夫,总宿卫军事。高祖崩于云阳宫,秘未发丧,运总侍卫兵还京师。

及隋文帝践极,以孝伯及王轨忠而获罪,并令收葬,复其官爵。又尝谓高颎曰:“宇文孝伯寔有周之良臣,若使此人在朝,我辈无措手处也。”子嗣。

  宣帝即位,授上柱国。运之为宫正也,数进谏于帝。帝不能纳,反疏忌之。时运又与王轨、宇文孝伯等皆为高祖所亲待,轨屡言帝失于高祖。帝谓运预其事,愈更衔之。及轨被诛,运惧及于祸,问计于宇文孝伯。语在孝伯传。寻而得出为秦州总管,秦渭等六州诸军事、秦州刺史。然运至州,犹惧不免。大象元年二月,遂以忧薨于州,时年四十一。赠大后丞、秦渭河鄯成洮文等七州诸军事、秦州刺史。谥曰(忠)〔中〕。子靖嗣。大象末,仪同大将军。

  王轨,太原祁人也,小名沙门,汉司徒允之后。世为州郡冠族。累叶仕魏,赐姓乌丸氏。父光,少雄武,有将帅才略。每从征讨,频有战功。太祖知其勇决,遇之甚厚。位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平原县公。

  轨性质直,慷慨有远量。临事强正,人不敢干。起家事辅城公。及高祖即位,授前侍下士。俄转左侍上士,颇被识顾。累迁内史上士、内史下大夫,加授仪同三司。自此亲遇弥重,遂处腹心之任。时晋公护专政,高祖密欲图之。以轨沉毅有识度,堪属以大事,遂问以可否。轨赞成之。

  建德初,转内史中大夫,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又拜上开府仪同大将军,封上黄县公,邑一千户,军国之政,皆参预焉。五年,高祖总戎东伐,六军围晋州。刺史崔景嵩守城北面,夜中密遣送款。诏令轨率众应之,未明,士皆登城鼓噪。齐人骇惧,因即退走。遂克晋州,擒其城主特进、海昌王尉相贵,俘甲士八千人。于是遂从平并、邺。以功进位上大将军,进爵郯国公,邑三千户。

  及陈将吴明彻入寇吕梁,徐州总管梁士彦频与战不利,乃退保州城,不敢复出。明彻遂堰清水以灌之,列船舰于城下,以图攻取。诏以轨为行军总管,率诸军赴救。轨潜于清水入淮口,多竖大木,以铁锁贯车轮,横截水流,以断其船路。方欲密决其堰以毙之,明彻知之,惧,乃破堰遽退,冀乘决水之势,以得入淮。比至清口,川流已阔,水势亦衰,船舰并碍于车轮,不复得过。轨因率兵围而蹙之。唯有骑将萧摩诃以二千骑先走,得免。明彻及将士三万余人,并器械辎重,并就俘获。陈之锐卒,于是歼焉。高祖嘉之,进位柱国,仍拜徐州总管、七州十五镇诸军事。轨性严重,多谋略,兼有吕梁之捷,威振敌境。陈人甚惮之。

  宣帝之征吐谷浑也,高祖令轨与宇文孝伯并从,军中进取,皆委轨等,帝仰成而已。时宫尹郑译、王端等并得幸帝。帝在军中,颇有失德,译等皆预焉。军还,轨等言之于高祖。高祖大怒,乃挞帝,除译等名,仍加捶楚。帝因此大衔之。轨又尝与小内史贺若弼言及此事,且言皇太子必不克负荷。弼深以为然,劝轨陈之。轨后因侍坐,乃谓高祖曰:「皇太子仁孝无闻,复多凉德,恐不了陛下家事。

  愚臣短暗,不足以论是非。陛下恒以贺若弼有文武奇才,识度宏远,而弼比每对臣,深以此事为虑。」高祖召弼问之。弼乃诡对曰:「皇太子养德春宫,未闻有过。未审陛下,何从得闻此言?」既退,轨诮弼曰:「平生言论,无所不道,今者对扬,何得乃尔翻覆?」弼曰:「此公之过也。皇太子,国之储副,岂易攸言。事有蹉跌,便至灭门之祸。本谓公密陈臧否,何得遂至昌言。」轨默然久之,乃曰:「吾专心国家,遂不存私计。向者对众,良寔非宜。」后轨因内宴上寿,又捋高祖须曰:「可爱好老公,但恨后嗣弱耳。」高祖深以为然。但汉王次长,又不才,此外诸子并幼,故不能用其说。

  及宣帝即位,追郑译等复为近侍。轨自知必及于祸,谓所亲曰:「吾昔在先朝,寔申社稷至计。今日之事,断可知矣。此州控带淮南,邻接强寇,欲为身计,易同反掌。但忠义之节,不可亏违。况荷先帝厚恩,每思以死自效,岂以获罪于嗣主,便欲背德于先朝。止可于此待死,义不为他计。冀千载之后,知吾此心。」

  大象元年,帝令内史杜虔信就徐州杀轨。御正中大夫颜之仪切谏,帝不纳,遂诛之。轨立朝忠恕,兼有大功,忽以无罪被戮,天下知与不知,无不伤惜。

  宇文神举,太祖之族子也。高祖晋陵、曾祖求男,仕魏,位并显达。祖金殿,魏镇远将军、兖州刺史、安吉县侯。

  父显和,少而袭爵,性矜严,颇涉经史,膂力绝人,弯弓数百斤,能左右驰射。魏孝武之在藩也,显和早蒙眷遇。时属多难,尝问计于显和。显和具陈宜杜门晦迹,相时而动。孝武深纳焉。及即位,擢授冠军将军、合内都督,封城阳县公,邑五百户。孝武以显和藩邸之旧,遇之甚厚。时显和所居宅隘陋,乃撤殿省,赐为寝室。其见重如此。

  及齐神武专政,帝每不自安。谓显和曰:「天下汹汹,将若之何?」对曰:「当今之计,莫若择善而从之。」因诵诗云:「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帝曰:「是吾心也。」遂定入关之策。帝以显和母老,家累又多,令预为计。对曰:「今日之事,忠孝不可并立。然臣不密则失身,安敢预为私计。」帝怆然改容曰:「卿即我之王陵也。」迁朱衣直合、合内大都督,改封长广县公,邑一千五百户。

  从帝入关。至溱水,太祖素闻其善射而未之见也。俄而水傍有一小鸟,显和射而中之。太祖笑曰:「我知卿工矣。」其后,引为帐内大都督。俄出为持节、卫将军、东夏州刺史。以疾去职,深为吏民所怀。寻进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魏恭帝元年,卒,时年五十七。太祖亲临之,哀动左右。建德二年,追赠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延丹绥三州诸军事、延州刺史。

  神举早岁而孤,有夙成之量。族兄安化公深器异之。及长,神情倜傥,志略英赡,眉目疏朗,仪貌魁梧。有识钦之,莫不许以远大。世宗初,起家中侍上士。世宗留意翰林,而神举雅好篇什。帝每有游幸,神举恒得侍从。保定元年,袭爵长广县公,邑二千三百户。寻授帅都督,迁大都督、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拜右大夫。四年,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治小宫伯。天和元年,迁右宫伯中大夫,进爵清河郡公,增邑一千户。高祖将诛晋公护也,神举得预其谋。建德元年,迁京兆尹。三年,出为熊州刺史。神举威名素重,齐人甚惮之。五年,攻拔齐陆浑等五城。

  及高祖东伐,诏神举从军。并州平,即授并州刺史,加上开府仪同大将军。州既齐氏别都,控带要重。平定甫尔,民俗浇讹,豪右之家,多为奸猾。神举励精为治,示以威恩,旬月之间,远迩悦服。寻加上大将军,改封武德郡公,增邑二千户。俄进柱国大将军,改封东平郡公,增邑通前六千九百户。所部东寿阳县土人,相聚为盗,率其党五千人,来袭州城。神举以州兵讨平之。

  宣政元年,转司武上大夫。高祖亲戎北伐,令神举与原国公(如)〔姬〕愿等率兵五道俱入。高祖至云阳,疾甚,乃班师。幽州人卢昌期、祖英伯等聚众据范阳反,诏神举率兵擒之。齐黄门侍郎卢思道亦在反中,贼平见获,解衣将伏法。神举素钦其才名,乃释而礼之,即令草露布。其待士礼贤如此。属稽胡反叛,入寇西河。神举又率众与越王盛讨平。时突厥与稽胡连和,遣骑赴救。神举以奇兵击之,突厥败走,稽胡于是款服。即授并潞肆石等四州十二镇诸军〔事〕、并州总管。

  初,神举见待于高祖,遂处心腹之任。王轨、宇文孝伯等屡言皇太子之短,神举亦颇与焉。及宣帝即位,荒淫无度,神举惧及于祸,怀不自安。初定范阳之后,威声甚振。帝亦忌其名望,兼以宿憾,遂使人赍鸩酒赐之,薨于马邑。时年四十八。

  神举伟风仪,善辞令,博涉经史,性爱篇章,尤工骑射。临戎对寇,勇而有谋。莅职当官,每着声绩。兼好施爱士,以雄豪自居。故得任兼文武,声彰中外。百僚无不仰其风则,先辈旧齿至于今而称之。子同嗣。位至仪同大将军。神举弟神庆,少有壮志,武艺绝伦。大象末,位至柱国、汝南郡公。

  宇文孝伯字胡三,吏部安化公深之子也。其生与高祖同日,太祖甚爱之,养于第内。及长,又与高祖同学。武成元年,拜宗师上士。时年十六。孝伯性沉正謇谔,好直言。高祖即位,欲引置左右。时政在冢臣,不得专制,乃托言少与孝伯同业受经,思相启发。由是晋公护弗之猜也,得入为右侍上士,恒侍读书。天和元年,迁小宗师,领右侍仪同。及遭父忧,诏令于服中袭爵。高祖尝从容谓之曰:「公之于我,犹汉高之与卢绾也。」乃赐以十三环金带。自是恒侍左右,出入卧内,朝之机务,皆得预焉。孝伯亦竭心尽力,无所回避。至于时政得失,及外间细事,皆以奏闻。高祖深委信之,当时莫与为比。及高祖将诛晋公护,密与卫王直图之。唯孝伯及王轨、宇文神举等颇得参预。护诛,授开府仪同三司,历司会中大夫、左右小宫伯、东宫左宫正。

  建德之后,皇太子稍长,既无令德,唯昵近小人。孝伯白高祖曰:「皇太子四海所属,而德声未闻。臣忝宫官,寔当其责。且春秋尚少,志业未成,请妙选正人,为其师友,调护圣质,犹望日就月将。如或不然,悔无及矣。」帝敛容曰:「卿世载鲠直,竭诚所事。观卿此言,有家风矣。」孝伯拜谢曰:「非言之难,受之难也。深愿陛下思之。」帝曰:「正人岂复过君。」于是以尉迟运为右宫正,孝伯仍为左宫正。寻拜宗师中大夫。及吐谷浑入寇,诏皇太子征之。军中之事,多决于孝伯。俄授京兆尹,入为左宫伯,转右宫伯。尝因侍坐,帝问之曰:「我儿比来渐长进不?」答曰:「皇太子比惧天威,更无罪失。」及王轨因内宴捋帝须,言太子之不善,帝罢酒,责孝伯曰:「公常语我,云太子无过。今轨有此言,公为诳矣。」孝伯再拜曰:「臣闻父子之际,人所难言。臣知陛下不能割情忍爱,遂尔结舌。」帝知其意,默然久之,乃曰:「朕已委公矣,公其勉之。」

  五年,大军东讨,拜内史下大夫,令掌留台事。军还,帝曰:「居守之重,无忝战功。」于是加授大将军,进爵广陵郡公,邑三千户,并赐金帛及女妓等。

  六年,复为宗师。每车驾巡幸,常令居守。其后高祖北讨,至云阳宫,遂寝疾。驿召孝伯赴行在所。帝执其手曰:「吾自量必无济理,以后事付君。」是夜,授司卫上大夫,总宿卫兵马事。又令驰驿入京镇守,以备非常。

  宣帝即位,授小冢宰。帝忌齐王宪,意欲除之。谓孝伯曰:「公能为朕图齐王,当以其官位相授。」孝伯叩头曰:「先帝遗诏,不许滥诛骨肉。齐王,陛下之叔父,戚近功高,社稷重臣,栋梁所寄。陛下若妄加刑戮,微臣又顺旨曲从,则臣为不忠之臣,陛下为不孝之子也。」帝不怿,因渐疏之。乃与于智、王端、郑译等密图其事。后令智告宪谋逆,遣孝伯召宪入,遂诛之。

  帝之西征也,在军有过行,郑译时亦预焉。军还,孝伯及王轨尽以白,高祖怒,挞帝数十,仍除译名。至是,译又被帝亲昵。帝既追憾被杖,乃问译曰:「我脚上杖痕,谁所为也?」译答曰:「事由宇文孝伯及王轨。」译又因说王轨捋须事。帝乃诛轨。尉迟运惧,私谓孝伯曰:「吾徒必不免祸,为之奈何?」孝伯对曰:「今堂上有老母,地下有武帝,为臣为子,知欲何之。且委质事人,本徇名义,谏而不入,将焉逃死。足下若为身计,宜且远之。」于是各行其志。运寻出为秦州总管。然帝荒淫日甚,诛戮无度,朝章弛紊,无复纲纪。孝伯又频切谏,皆不见从。由是益疏斥之。后稽胡反,令孝伯为行军总管,从越王盛讨平之。及军还,帝将杀之,乃托以齐王之事,诮之曰:「公知齐王谋反,何以不言?」孝伯对曰:「臣知齐王忠于社稷,为群小媒孽,加之以罪。臣以言必不用,所以不言。且先帝付嘱微臣,唯令辅导陛下,今谏而不从,寔负顾托。以此为罪,是所甘心。」帝大惭,俛首不语。乃命将出,赐死于家。时年三十六。

  及隋文帝践极,以孝伯及王轨忠而获罪,并令收葬,复其官爵。又尝谓高颎曰:「宇文孝伯寔有周之良臣,若使此人在朝,我辈无措手处也。」子歆嗣。颜之仪字子升,琅邪临沂人也,晋侍中含九世孙。祖见远,齐御史治书。正色立朝,有当官之称。及梁武帝执政,遂以疾辞。寻而齐和帝暴崩,见远恸哭而绝。梁武帝深恨之,谓朝臣曰:「我自应天从人,何预天下人事,而颜见远乃至于此。」当时嘉其忠烈,咸称叹之。父协,以见远蹈义忤时,遂不仕进。梁元帝为湘东王,引协为其府记室参军。协不得已,乃应命。梁元帝后着怀旧志及诗,并称赞其美。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  之仪幼颖悟,三岁能读孝经。及长,博涉群书,好为词赋。尝献神州颂,辞致雅赡。梁元帝手敕报曰:「枚乘二叶,俱得游梁;应贞两世,并称文学。我求才子,鲠慰良深。」

  江陵平,之仪随例迁长安。世宗以为麟趾学士,稍迁司书上士。高祖初建储宫,盛选师傅,以之仪为侍读。太子后征吐谷浑,在军有过行,郑译等并以不能匡弼坐谴,唯之仪以累谏获赏。即拜小宫尹,封平阳县男,邑二百户。宣帝即位,迁上仪同大将军、御正中大夫,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帝后刑政乖僻,昏纵日甚,之仪犯颜骤谏,虽不见纳,终亦不止。深为帝所忌。然以恩旧,每优容之。及帝杀王轨,之仪固谏。帝怒,欲并致之于法。后以其谅直无私,乃舍之。

  宣帝崩,刘昉、郑译等矫遗诏,以隋文帝为丞相,辅少主。之仪知非帝旨,拒而弗从。昉等草诏署记,逼之仪连署。之仪厉声谓昉等曰:「主上升遐,嗣子冲幼,阿衡之任,宜在宗英。方今贤戚之内,赵王最长,以亲以德,合膺重寄。公等备受朝恩,当思尽忠报国,奈何一旦欲以神器假人!之仪有死而已,不能诬罔先帝。」于是昉等知不可屈,乃代之仪署而行之。隋文帝后索符玺,之仪又正色曰:「此天子之物,自有主者,宰相何故索之?」于是隋文帝大怒,命引出,将戮之,然以其民之望也,乃止。出为西疆郡守。

  隋文帝践极,诏征还京师,进爵新野郡公。开皇五年,拜集州刺史。在州清静,夷夏悦之。明年代还,遂优游不仕。十年正月,之仪随例入朝。隋文帝望而识之,命引至御坐,谓之曰:「见危授命,临大节而不可夺,古人所难,何以加卿。」乃赐钱十万、米一百石。十一年冬,卒,年六十九。有文集十卷行于世。时京兆郡丞乐运亦以直言数谏于帝。

  运字承业,南阳淯阳人,晋尚书令广之八世孙。祖文素,齐南郡守。父均,梁义阳郡守。

  运少好学,涉猎经史,而不持章句。年十五而江陵灭,运随例迁长安。其亲属等多被籍,而运积年为人佣保,皆赎免之。又事母及寡嫂甚谨。由是以孝义闻。梁故都官郎琅邪王澄美之,为次其行事,为孝义传。性方直,未尝求媚于人。

  天和初,起家夏州总管府仓曹参军,转柱国府记室参军。寻而临淄公唐瑾荐为露门学士。前后犯颜屡谏高祖,多被纳用。建德二年,除万年县丞。抑挫豪右,号称强直。高祖嘉之,特许通籍,事有不便于时者,令巨细奏闻。高祖尝幸同州,召运赴行在所。既至,高祖谓运曰:「卿来日见太子不?」运曰:「臣来日奉辞。」高祖曰:「卿言太子何如人?」运曰:「中人也。」时齐王宪以下,并在帝侧。高祖顾谓宪等曰:「百官佞我,皆云太子聪明睿知,唯运独云中人,方验运之忠直耳。」于是因问运中人之状。运对曰:「班固以齐桓公为中人,管仲相之则霸,竖貂辅之则乱。谓可与为善,亦可与为恶也。」高祖曰:「我知之矣。」遂妙选宫官,以匡弼之。仍超拜运京兆郡丞。太子闻之,意甚不悦。

  及高祖崩,宣帝嗣位。葬讫,诏天下公除。帝及六宫,便议即吉。运上疏曰:「三年之丧,自天子达于庶人。先王制礼,安可诬之。礼,天子七月而葬,以俟天下毕至。今葬期既促,事讫便除,文轨之内,奔赴未尽;邻境远闻,使犹未至。若以丧服受吊,不可既吉更凶;如以玄冠对使,未知此出何礼。进退无据,愚臣窃所未安。」书奏,帝不纳。

  自是德政不修,数行赦宥。运又上疏曰:「臣谨案周官曰:「国君之过市,刑人赦。」此谓市者交利之所,君子无故不游观焉。若游观,则施惠以悦之也。尚书曰:「眚灾肆赦。」此谓过误为害,罪虽大,当缓赦之。吕刑云:「五刑之疑,有赦。」此谓(赦)〔刑〕疑从罚,罚疑从免。论语曰:「赦小过,举贤才。」谨寻经典,未有罪无轻重,溥天大赦之文。逮兹末叶,不师古始,无益于治,未可则之。故管仲曰:「有赦者,奔马之委辔。不赦者,痤疽之砺石。」又曰:「惠者,民之仇雠。法者,民之父母。」吴汉遗言,犹云「唯愿无赦」。王符着论,亦云「赦者非明世之所宜」。岂可数施非常之惠,以肆奸宄之恶乎。」帝亦不纳,而昏暴滋甚。

  运乃舆榇诣朝堂,陈帝八失。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  一曰:内史御正,职在弼谐,皆须参议,共治天下。大尊比来小大之事,多独断之。尧舜至圣,尚资辅弼,比大尊未为圣主,而可专恣己心?凡诸刑罚爵赏,爰及军国大事,请参诸宰辅,与众共之。

  二曰:内作色荒,古人重诫。大尊初临四海,德惠未洽,先搜天下美女,用实后宫;又诏仪同以上女,不许辄嫁。贵贱同怨,声溢朝野。请姬媵非幸御者,放还本族。欲嫁之女,勿更禁之。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  三曰:天子未明求衣,日旰忘食,犹恐万机不理,天下拥滞。大尊比来一入后宫,数日不出。所须闻奏,多附内竖。传言失实,是非可惧。事由宦者,亡国之征。请准高祖,居外听政。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  四曰:变故易常,乃为政之大忌;严刑酷罚,非致治之弘规。若罚无定刑,则天下皆惧;政无常法,则民无适从。岂有削严刑之诏未及半祀,便即追改,更严前制?政令不定,乃至于是。今宿卫之官,有一人夜不直者,罪至削除;因而逃亡者,遂便籍没。此则大逆之罪,与十杖同科。虽为法愈严,恐人情愈散。一人心散,尚或可止,若天下皆散,将如之何。秦网密而国亡,汉章疏而祚永。请遵轻典,并依大律。则亿兆之民,手足有所措矣。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周书: 卷八十·列传第四十九·尉迟运王轨。  五曰:高祖斲雕为朴,本欲传之万世。大尊朝夕趣庭,亲承圣旨。岂有崩未逾年,而遽穷奢丽,成父之志,义岂然乎。请兴造之制,务从卑俭。雕文刻镂,一切勿营。

  六曰:都下之民,徭赋稍重。必是军国之要,不敢惮劳。岂容朝夕征求,唯供鱼龙烂漫,士民从役,祇为俳优角抵。纷纷不已,财力俱竭,业业相顾,无复聊生。凡此无益之事,请并停罢。

  七曰:近见有诏,上书字误者,即治其罪。假有忠谠之人,欲陈时事,尺有所短,文字非工,不密失身,义无假手,脱有舛谬,便陷严科。婴径尺之鳞,其事非易,下不讳之诏,犹惧未来,更加刑戮,能无钳口!大尊纵不能采诽谤之言,无宜杜献书之路。请停此诏,则天下幸甚。

  八曰:昔桑谷生朝,殷王因之获福。今玄象垂诫,此亦兴周之祥。大尊虽减膳撤悬,未尽销谴之理。诚愿谘诹善道,修布德政,解兆民之愠,引万方之罪,则天变可除,鼎业方固。大尊若不革兹八事,臣见周庙不血食矣。帝大怒,将戮之。内史元岩绐帝曰:「乐运知书奏必死,所以不顾身命者,欲取后世之名。陛下若杀之,乃成其名也。」帝然之,因而获免。翌日,帝颇感悟。召运谓之曰:「朕昨夜思卿所奏,寔是忠臣。先皇明圣,卿数有规谏。朕既昏暗,卿复能如此。」乃赐御食以赏之。朝之公卿,初见帝盛怒,莫不为运寒心。后见获宥,皆相贺以为幸免虎口。

  内史郑译尝以私事请托运而弗之许,因此衔之。及隋文帝为丞相,译为长史,遂左迁运为广州滍阳令。开皇五年,转毛州高唐令。频历二县,并有声绩。运常愿处一谏官,从容讽议。而性讦直,为人所排抵,遂不被任用。乃发愤,录夏殷以来谏诤事,集而部之,凡六百三十九条,合四十一卷,名曰谏苑。奏上之。隋文帝览而嘉焉。

  史臣曰:士有不因学艺而重,不待爵禄而贵者何?亦云忠孝而已。若乃竭力以奉其亲者,人子之行也;致身以事其君者,人臣之节也。斯固弥纶三极,囊括百代。当宣帝之在东朝,凶德方兆,王轨、宇文孝伯、神举志惟无隐,尽言于父子之间。淫刑既逞,相继夷灭。隋文之将登庸,人怀去就。颜之仪风烈懔然,正辞以明节,崎岖雷电之下,仅而获济。斯数子者,岂非社稷之臣欤。或人以为不忠,则天下莫之信也。自古以外戚而居重任,多藉一时之恩,至若尉迟运者,可谓位以才升,爵由功进。美矣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