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司马懿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曹爽为什么被魏明帝选为托孤大臣? 魏明帝托孤重臣有哪些?

日期:2019-11-02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编辑: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 阅读: 次

曹爽为什么被魏明帝选为托孤大臣? 魏明帝托孤重臣有哪些?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魏明帝景初二年,魏明帝曹叡身患重病,卧床不起。他考虑到后事,便任命他的叔叔、燕王曹宇为大将军,让他和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人共同辅佐朝政。

曹叡有两个侍臣,一个叫刘放,一个叫孙资。他们俩从魏文帝曹丕在位时就开始掌管国家机要。曹叡即位以后,更加宠信他们。夏侯献和曹肇为此愤愤不平。

一次宫里有一只鸡栖息在树上,两人便借题发挥,议论道:“它呆在上面也太久了!”“是啊,看它还能活几天!”这话传到刘放、孙资耳朵里,他们俩非常害怕。现在,他们俩打算乘曹叡病重的机会,离间曹叡与夏侯献、曹肇的关系。

曹宇一向性情恭顺温和,见曹叡要把朝廷大权交给他,便一再推辞。曹叡便把刘放、孙资召入卧室。当时曹爽正在一旁侍奉曹叡。

曹叡问道:“燕王真的不能承担重任吗?”

刘放说:“燕王的确不能承担重任,所以推辞。”

曹叡又问:“那么,谁能承担重任?”

刘放抬眼看看曹爽,说:“我看非曹将军莫属。”

孙资应和道:“对!对!曹将军可以!”

刘放补充道:“陛下应该把司马太尉召回来,让他共同参与大事。”

曹叡十分了解曹爽,知道他并无多少才能,就转过头有些疑虑地问:“曹爽,你行吗?”曹爽早已紧张得汗流满面,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刘放着急了,连忙暗中踩了一下曹爽的脚,伏在他的耳边悄悄说:“快说,把生命奉献给社稷。”

曹爽便跪倒在地,机械地重复了一遍:“我愿把生命奉献给社稷。”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1

就这样,曹叡听从刘放、孙资的建议,打算把后事交给曹爽和司马懿。可是,过了不久,曹叡又改变了主意,下令撤消先前的诏令。

刘放和孙资着急了,再次进见曹叡,反复劝说,曹叡总算被说服了。刘放和孙资还不放心,怕他又变卦。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刘放说:“请陛下写诏书吧。”

曹叡无力地摇摇头,说:“我实在疲乏极了,笔也握不住,没法写。”

刘放马上爬上床榻,把着曹叡的手,自作主张地写下一道诏书。

接着,他就拿着这道诏书到宫外大声宣布:“皇上有诏!免去燕王曹宇、领军将军夏侯献、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人的职务,上述人不得在宫中滞留。”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曹彀又任命曹爽为大将军。考虑到他的才能不足,还任命尚书孙礼为大将军长史,辅佐他。曹毅又派使者给司马懿下诏,召他回京。

魏明帝景初三年正月,司马懿回到京都洛阳。曹叡已经奄奄一息。他拉着司马懿的手,艰难地说:“我把后事嘱托给太尉,你要跟曹爽一起辅佐太子……”

他喘了一会儿,又说,“死是无法克制的,我强忍着不死,就是等太尉回来,能把后事托付给太尉,我就死而无憾了。”说着,他缓缓抬手,召来齐王曹芳和秦王曹询,让他们拜见司马懿。

又指着八岁的曹芳对司马懿说:“太子就是他。太尉别看错了!”接着,他又叫曹芳抱住司马懿的脖子。司马懿深受感动,又十分难过。连忙在曹叡床前跪拜谢恩。

他一边流泪一边说:“我一定尽力辅助太子,请陛下放心。”

曹叡轻轻地点点头,用微弱的声音说:“这就好。”

于是,他正式下诏,立曹芳为太子,让曹爽和司马懿共同辅佐幼主。一切安排妥当,曹叡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司马懿为什么能够成为曹叡的托孤大臣,这两个人居功至伟:孙资和刘放。

曹爽为什么被魏明帝选为托孤大臣?
魏明帝托孤重臣有哪些?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谈及两晋的历史,一定绕不开司马懿这个争议很大的历史人物。他发动高平陵政变,为司马氏篡魏奠定基础,本应得到子孙后代的尊敬,晋明帝却对这次政变十分惭愧,感慨:“晋祚复安得长远!”

曹操在世的时候,因为孙资和刘放的文笔很好,一直让二人担任秘书郎,相当于现在的秘书加图书管理员,主要负责帮助曹操整理图书经籍,偶尔书写一些机要文书工作。

魏明帝景初二年,魏明帝曹叡身患重病,卧床不起。他考虑到后事,便任命他的叔叔、燕王曹宇为大将军,让他和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人共同辅佐朝政。

如晋明帝所言,司马懿的孙子晋武帝司马炎取代曹魏,建立西晋后,西晋只存在了50年。晋武帝的侄子晋元帝司马睿在江南建立东晋后,“晋祚”又延续了103年。两晋存在的时间加起来才153年,在这153年间,宗室内斗、士族内斗和外族入侵持续不断,使中国陷入了一个比三国时代更加混乱更加漫长的分裂时代。

曹操死后,曹丕改组秘书省为中书省,把原来由尚书郎担任的起草皇帝诏书的工作,交由中书省负责。因为工作履历非常好,孙资任中书令,刘放升为中书监,除了执掌机要文书之外,开始执掌朝政,书写皇帝诏书之类的。

曹叡有两个侍臣,一个叫刘放,一个叫孙资。他们俩从魏文帝曹丕在位时就开始掌管国家机要。曹叡即位以后,更加宠信他们。夏侯献和曹肇为此愤愤不平。

两晋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受到了人们无情的指责,就连司马懿也受到了无数的恶评,成了一个阴谋家。平心而论,让司马懿为他的子孙后代背锅不太合适,但是他发动高平陵政变,的确为后代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制造了重要条件。

曹叡继位后,孙、刘仍然任中书令、中书监,特别受到宠信,先后加散骑常侍、侍中,因为亲近魏帝,已然成为了事实上的宰相,职权堪比执掌国家中枢事务的尚书令。

一次宫里有一只鸡栖息在树上,两人便借题发挥,议论道:“它呆在上面也太久了!”“是啊,看它还能活几天!”这话传到刘放、孙资耳朵里,他们俩非常害怕。现在,他们俩打算乘曹叡病重的机会,离间曹叡与夏侯献、曹肇的关系。

司马懿,字仲达,河内郡温县人,据《晋书》载,其祖先是楚汉战争时期的殷王司马卬。东汉时期,司马钧、司马量、司马俊、司马防世代为官,使司马氏成了河内一个名门望族。

魏明帝曹叡亲理万机,多次出兵征战,处理日常政务、出师用兵等核心的机密工作,都由孙、刘二人掌管。朝廷决议大事,曹叡也经常让他俩判断是非,然后再选择方案执行。

曹宇一向性情恭顺温和,见曹叡要把朝廷大权交给他,便一再推辞。曹叡便把刘放、孙资召入卧室。当时曹爽正在一旁侍奉曹叡。

司马防生有八个儿子,分别是朗字伯达,懿字仲达,孚字叔达,馗字季达,恂字显达,进字惠达,通字雅达,敏字幼达,他的八个儿子知名当世,被世人誉为“八达”。东汉末年,司马懿的哥哥司马朗是第一个投入曹操阵营的人。与司马朗私交很好的名士崔琰对尚未出仕的青年司马懿的评价是“聪亮明允,刚断英特”,认为司马懿比司马朗有前途。

官员们对于中书的命令,也都奉行不敢违背。因为二人执掌中书省,权力太大,魏三朝元老中护军蒋济曾上书,建议曹叡对二人加以提防,避免出现“恶吏专权”的弊端,曹叡不听。

曹叡问道:“燕王真的不能承担重任吗?”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2

不止蒋济,曹休的儿子曹肇,夏侯霸的儿子夏侯献,也因孙、刘掌管国家机密太久,愤愤不平。有一次看到殿中树上有鸡在栖息,二人更是放话“这情景很久了,还能看多少次呢。”

刘放说:“燕王的确不能承担重任,所以推辞。”

出身名门、身处乱世的司马懿在思考自己的发展方向时,显然比哥哥司马朗多了一份慎重。建安六年,已经控制汉献帝的曹操首次辟用司马懿,司马懿“辞以风痹,不能起居”,为验证司马懿的话,曹操“使人夜往密刺之”,司马懿“坚卧不动”,曹操这才放弃了辟用司马懿的想法。建安六年时,曹操虽然已经在官渡打败袁绍,但是中国北方两雄并立的局面并没有被打破,司马懿不愿为曹操效力,显然是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做出的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曹肇和夏侯献说出这番隐喻的话,被孙资、刘放二人知道,二人担心曹肇和夏侯献将来对自己不利,因此一直就想离间他们。很快,机会就来了。

曹叡又问:“那么,谁能承担重任?”

建安十三年,曹操平定袁绍诸子后,彻底成为北方霸主,并担任丞相。这年,曹操再次辟用司马懿,并对使者下令“若复盘桓,便收之”,司马懿见局势已经明朗,这次便不再推辞,从此和哥哥司马朗同朝为官,为曹操效力。

公元238年农历12月,曹叡突然病重,急忙安排后事。

刘放抬眼看看曹爽,说:“我看非曹将军莫属。”

司马懿韬光养晦十余年,一入仕途便展现了自己的才华,并和曹操的长子曹丕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建安二十四年,关羽进攻樊城,水淹七军,威震中原。曹操闻讯大惊,产生了迁都河北的想法,司马懿这时为曹操分析内外局势,建议曹操联合孙权进攻关羽,让孙权袭击荆州,以解樊城之围。曹操采纳司马懿的计策,不仅樊城之围得解,就连关羽也被孙权斩杀。

曹叡和曹操的小儿子曹宇年纪相仿,两人一块长大,关系非常好,而且曹宇性情温良,言行老实。曹叡就安排曹宇做大将军,和曹真之子曹爽、曹肇、曹操的继子秦朗,共同辅政。

孙资应和道:“对!对!曹将军可以!”

第二年,曹操去世,曹丕建立魏国。司马懿以藩邸旧臣的身份进入尚书省,成为魏国的重臣。黄初五年,魏文帝曹丕两次南征东吴,皆让司马懿留守京师洛阳,给予司马懿莫大的信任。黄初七年,魏文帝驾崩,司马懿受遗诏辅政,和曹真、陈群共同辅佐魏明帝曹睿即位。

曹叡安排的辅佐班子很好,都是曹魏宗亲。可惜的是,孙资、刘放二人害怕曹肇以后会对自己不利,而曹肇又和曹宇亲善,孙、刘二人自然不能让曹宇担任大将军,成托孤重臣。

刘放补充道:“陛下应该把司马太尉召回来,让他共同参与大事。”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3

孙资、刘放二人就趁曹叡诏他们进去问话的时候,说曹宇坏话,说他不能担任重任,曹叡问谁可以,当时曹爽正在曹叡身边,二人顺势就推荐曹爽,并说,司马懿可以辅政。

曹叡十分了解曹爽,知道他并无多少才能,就转过头有些疑虑地问:“曹爽,你行吗?”曹爽早已紧张得汗流满面,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刘放着急了,连忙暗中踩了一下曹爽的脚,伏在他的耳边悄悄说:“快说,把生命奉献给社稷。”

魏明帝在位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联合东吴多次北伐魏国,魏国的外患因此不断。魏国多事之秋,司马懿不再稳坐中央,他开始驻守地方,统率军队平定内乱、防御外敌。太和元年,司马懿平定孟达之乱。太和四年,司马懿和曹真一起讨伐蜀汉,因诸葛亮防备严密,两人无功而返。太和五年,司马懿首次在关中和诸葛亮作战,他数次对蜀军发动进攻,皆以失败告终。青龙二年,司马懿第二次在关中和诸葛亮作战,他改变主动进攻的策略,使用严加防守的策略,和诸葛亮展开长期的对峙,最终耗死诸葛亮,使蜀军自动退兵。景初二年,司马懿又远征辽东,平定公孙渊之乱。

曹叡就问曹爽:“你能担任国家大事吗?”
曹爽浑身流汗,不敢说话。刘放偷着踩他的脚,附耳私语,曹爽才说:“臣以身许国家。”曹叡这才同意,用曹爽和司马懿共同辅政。

曹爽便跪倒在地,机械地重复了一遍:“我愿把生命奉献给社稷。”

司马懿在魏武帝曹操、魏文帝曹丕时期展现了他的政治才能,到了魏明帝时期又展现了他的军事才能,在这个过程中,司马懿的威望日渐增高,成为魏国举足轻重的大臣。景初三年,魏明帝驾崩,司马懿又一次受遗诏辅政,辅佐曹芳即位。也就在此时,司马懿的命运开始发生转折。

或许是曹叡灵台突然清明,或者是回光返照,曹叡突然想变卦,不想重用司马懿和曹爽,想改回去,托孤曹宇等四人。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4

继承人年幼时,老皇帝让谁做托孤大臣,历来是一件十分敏感的国家大事。司马懿又一次成为托孤大臣,表面上看是魏明帝对他的信任,实际上,魏明帝托孤的过程颇为曲折,只要当时情况发生一点变化,司马懿的命运就完全会是另一种结局。

刘放、孙资二人急忙入宫劝谏,曹叡居然又听了。刘、孙二人劝魏帝曹叡亲手写下诏书。

就这样,曹叡听从刘放、孙资的建议,打算把后事交给曹爽和司马懿。可是,过了不久,曹叡又改变了主意,下令撤消先前的诏令。

景初二年冬天,魏明帝病重,他开始考虑安排后事。按魏明帝最初的想法,托孤大臣是这些人:大将军燕王曹宇,领军将军夏侯献、武卫将军曹爽、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燕王曹宇是曹操的儿子,曹爽是曹真的儿子,曹肇是曹休的儿子,秦朗是曹操的养子,通过这份名单可以看出,魏明帝没有像魏文帝那样把皇室成员排除在权利中心之外,而是把皇族和同宗作为核心成员以巩固皇权。

曹叡说:“我身体太困乏,不能亲自写诏书。”

刘放和孙资着急了,再次进见曹叡,反复劝说,曹叡总算被说服了。刘放和孙资还不放心,怕他又变卦。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刘放说:“请陛下写诏书吧。”

实际上,魏明帝想要达成自己的意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燕王曹宇性情谦让,表示自己不愿担此重任,夏侯献和曹肇又与魏明帝的两位心腹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刘资有矛盾,刘放和刘资遂反对夏侯献和曹肇辅政。魏明帝和刘放、孙资商议后,决定改变自己的计划,重新任命曹爽为大将军,并让司马懿参与朝政,与曹爽一起辅佐幼主。

刘放就上床,扶着曹叡的手,强行书写,然后拿出诏书,大声宣布:“皇帝有诏书,免除燕王曹宇等人官职,不可以在朝中停留。”

曹叡无力地摇摇头,说:“我实在疲乏极了,笔也握不住,没法写。”

曹爽年轻时以“谨重”出名,和魏明帝的关系一直很好,深得魏明帝的信任。当燕王曹宇、夏侯献和曹肇被排除后,曹爽自然也就成了最合适也最重要的托孤大臣。魏明帝对曹爽的才能十分了解,他担心曹爽不能掌控大局,于是任命孙礼为大将军长史,以辅佐曹爽。

曹宇等人含泪而出。不久,曹爽被任命为大将军。曹叡嫌曹爽才能不够,又让尚书孙礼来做大将军长史,辅佐他。孙礼为人忠勇,深受曹叡器重,曾为了保护曹叡和老虎搏斗。

刘放马上爬上床榻,把着曹叡的手,自作主张地写下一道诏书。

司马懿被任命为托孤大臣时,他不在京师洛阳,尚在从辽东班师的路上。在路上,司马懿先后接到了两份诏书,第一份诏书让他不必返回京师,而是西还长安,镇守关中;第二份诏书则是让他返回京师,辅佐朝政。第一份诏书出自魏明帝最初的决定,第二份诏书出自魏明帝最后的决定,司马懿虽不知内情,却感受到了政局的变化,他毫不迟疑,按照第二份诏书行事,加速赶回了京师。

司马懿这个时候在哪儿呢?在汲县。曹宇当时因为曹叡临危受命,替曹叡谋划,以关中之地重要为由,把司马懿迁出,让他镇守长安,司马懿此时正在去长安的路上。

接着,他就拿着这道诏书到宫外大声宣布:“皇上有诏!免去燕王曹宇、领军将军夏侯献、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等人的职务,上述人不得在宫中滞留。”

景初三年,司马懿回到京师,见到了病危的魏明帝。魏明帝给司马懿交代后事后,让齐王曹芳抱住司马懿的脖子,以表示自己对司马懿的信任,把司马懿感动得痛哭流涕。同日,魏明帝立齐王曹芳为太子,并很快驾崩,年仅八岁的曹芳随后继承帝位,魏国的历史进入新的阶段。

曹叡就派遣给使辟邪,拿着手诏前去召司马懿回京。司马懿本来接到诏书去长安,又接到诏书回洛阳,前后两封诏书,自相矛盾,怀疑京师发生变故,就急忙回京入朝。

曹彀又任命曹爽为大将军。考虑到他的才能不足,还任命尚书孙礼为大将军长史,辅佐他。曹毅又派使者给司马懿下诏,召他回京。

曹芳即位后,尊毛皇后为皇太后,加曹爽、司马懿侍中,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看到曹爽和司马懿一连串的称谓,你可能会看不懂,笔者就在这里简单介绍下。曹爽的本职是大将军,司马懿的本职是太尉,大将军和太尉都是外朝官,侍中是内朝官,“加侍中”使曹爽和司马懿兼为内朝官,拥有了进入皇宫服侍皇帝的权利。“假节钺”使曹爽和司马懿拥有了代表皇帝行使特权的权利。“都督中外诸军”使曹爽和司马懿拥有了统领京师所有军队的权利。“录尚书事”使曹爽和司马懿拥有了总理朝廷所有政务的权利。用一个名词来形容曹爽和司马懿如今的地位,那就是:代理皇帝。

239年春,正月,司马懿回到京师,入宫见魏明帝曹叡。曹叡拉着他的手说:“我强忍着一口气不死,就是为了把后事嘱托给您,您要与曹爽一起辅佐幼子。见到您,就再无遗恨了。”

魏明帝景初三年正月,司马懿回到京都洛阳。曹叡已经奄奄一息。他拉着司马懿的手,艰难地说:“我把后事嘱托给太尉,你要跟曹爽一起辅佐太子……”

曹爽刚执政时表现出了“谨重”的一面,他“以懿年位素高,常父事之,每事咨访,不敢专行”,但是当他尝到权利的甜头后,内心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久,曹叡病逝,幼子曹芳继位,司马懿和曹爽共同辅佐朝政。然而,曹爽草包且无能,独揽朝政,却败坏朝廷,终于给自己招来了祸事,也为司马懿篡权,提供了条件。

他喘了一会儿,又说,“死是无法克制的,我强忍着不死,就是等太尉回来,能把后事托付给太尉,我就死而无憾了。”说着,他缓缓抬手,召来齐王曹芳和秦王曹询,让他们拜见司马懿。

满朝望去,曹爽发现百官虽都是功臣元勋,却没有值得信任的伙伴,他于是开始组建起自己的私人团队。曹爽把昔日的好友毕轨、邓飏、李胜、何晏、丁谧提拔为自己的心腹幕僚,让他们为自己出谋划策。这里有必要介绍下何晏,何晏和秦朗一样,都是曹操的养子。何晏在学术上成就非凡,是魏晋玄学的创始人之一,当他进入权利中心后,带动玄学成为一种社会风尚,影响了魏晋几代人的思想。

电视剧《虎啸龙吟》也基本上按照这段历史史实所演绎,只不过有些地方没交代,很多人不理解,所以写了这篇文章给大家补充。

又指着八岁的曹芳对司马懿说:“太子就是他。太尉别看错了!”接着,他又叫曹芳抱住司马懿的脖子。司马懿深受感动,又十分难过。连忙在曹叡床前跪拜谢恩。

何晏等劝曹爽独揽朝政,建议曹爽尊司马懿为太傅,剥夺司马懿的一部分权利。曹爽依计行事,并任命弟弟曹羲为中领军,曹训为武卫将军,曹彦为散骑常侍、侍讲,分割了司马懿手中的权利。随后,曹爽任命何晏替代卢毓担任吏部尚书,而让卢毓担任仆射,掌握人事任命权;邓飏、丁谧担任尚书,掌握了尚书省的决策权;毕轨担任司隶校尉,掌握了监察百官的权利。

至于,孙资和刘放,一直官居要职,执掌中枢,几乎和司马懿同时病逝。

他一边流泪一边说:“我一定尽力辅助太子,请陛下放心。”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5

曹叡轻轻地点点头,用微弱的声音说:“这就好。”

曹爽的人事调整意在培植党羽,同时也触犯了司马懿、卢毓等一众老臣的利益。在众多老臣中,黄门侍郎傅嘏第一个站出来批评何晏的举措,却遭到了何晏的报复,被罢免官职。曹爽集团见老臣们并不难对付,便沆瀣一气,又对卢毓展开了行动,何晏先把卢毓从内朝调到外朝担任廷尉,毕轨后上书奏免卢毓,这时,元老功臣和新晋权贵爆发了激烈的正面冲突,在元老功臣的争辩和坚持下,曹爽最终妥协,重新任命卢毓为光禄勋,这次事件才算平息。

于是,他正式下诏,立曹芳为太子,让曹爽和司马懿共同辅佐幼主。一切安排妥当,曹叡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曹爽集团既然已经和元老功臣决裂,他们对待元老功臣便不再客气了。大将军长史孙礼性格耿直,曹爽认为孙礼妨碍自己专权,索性把孙礼调离朝廷,任命其为扬州刺史。此后,元老功臣遭到免职者不断,就连推荐曹爽的中书监刘放、中书令刘资也不能幸免,两人在正始九年同时被罢免官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地方上,曹爽亦安插了很多党羽,他任命自己姑姑的儿子夏侯玄都督雍、凉州诸军事,掌握了关中的军政大权。正始九年,曹爽任命李胜为荆州刺史,掌握了荆州的军政大权。

曹爽实行专政之余,还推行了一系列新政,新政的主要措施有:一,改革九品中正制,削弱中正的权利,把选拔人才的权利收回中央;二,改革州—郡—县三级行政制度,撤销郡守,实行州—县制两级行政制度;三,禁止权贵的奢华之风,提倡朴素节俭的风尚。任何改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曹爽的新政无疑加深了自己和以元老功臣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的矛盾。

正始九年,随着越来越多的元老功臣失去权力,他们对曹爽的不满也达到了极点。屡被曹爽打压的孙礼怒气冲冲地找到司马懿,斥责司马懿不能“匡辅魏室,上报明帝之托,下建万世之勋”,司马懿回答道:“且止,忍不可忍!”

实际上,孙礼的态度就是元老功臣的态度。司马懿自从被曹爽剥夺权力后一直不动声色,暗中观察着政局的发展,孙礼的话让他明白,如今是时候利用元老功臣夺回失去的权利了。

嘉平元年,曹爽带着魏帝曹芳和亲信们离开洛阳,前往高平陵祭拜魏明帝。司马懿趁机联合元老功臣,以皇太后的名义发动政变,控制了洛阳。曹爽闻变后,惊慌失措,最终相信了司马懿不诛杀自己的话,放弃了挟制皇帝进攻司马懿的机会。曹爽回到洛阳后,被司马懿软禁起来,失去了人身自由。事情到了这一步,司马懿取得胜利,元老功臣也都夺回失去的权利,政局又回到了他们希望的状态。

或许是司马懿年事已高,他不想给曹爽在自己死后翻身,报复自己家族的机会,也或许是司马懿的野心使然,他不久便精心制造一起冤案,诬陷曹爽集团谋反,把曹爽、曹羲、曹训、何晏、邓飏、丁谧、毕轨、李胜及其三族全部诛杀,彻底铲除了威胁自己地位的曹爽集团。

十年前,曹爽尊司马懿为太傅,目的只是为了架空司马懿的权利,方便自己专权。而今,司马懿欺诈曹爽,残忍屠杀曹爽集团,使高平陵政变的性质发生了变化,这不再是一场元老功臣反击曹爽集团的政变,而是一场司马懿企图攫取魏国最高权力的政变。自高平陵政变后,司马懿开始以权臣的形象示人,他的后代也将沿着司马懿的路线一直走下去,不然,司马懿家族若失去了权力,便也将落得个和曹爽家族一样的凄惨下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