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可能是史上背黑锅最多的人了。就因为懂他的人实在太少,而自命不凡的人又实在太多。

译文参考自《隐藏的论语》。

17.14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孔子说:“听到道路传言就四处传播,这是应该革除的作风。”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
   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途。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
“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
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
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 也。’”
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
   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
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
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
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佛肸召,子欲往。
   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
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
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
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
“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
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
其蔽也狂。”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
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
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子曰:“乡原,德之贼也。” 子曰:“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
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
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
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
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
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
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
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
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
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 者。”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古往今来,文化由盛到衰,日益没落,特别是当今社会,文化变异相当严重。从文字的表面到内涵,都已面目皆非。古话被歪曲,名言被滥用,一切都在庸俗化、小人化,久而久之,中国人已经看不懂古代的文化了。

解读是个人暂时的浅见。

17.15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当作患不得之⑵。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孔子说:“鄙夫,难道能同他共事吗?当他没有得到职位的时候,生怕得不着;已经得着了,又怕失去。假若生怕失去,会无所不用其极了。”

所以,孔子才会背那么多的黑锅。

前面在说小人是什么样子,然后这里就是君子是什么样子的。

17.16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⑴,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孔子说:“古代的人民还有三种[可贵的]毛病,现在呢,或许都没有了。古代的狂人肆意直言,现在的狂人便放荡无羁了;古代自己矜持的人还有些不能触犯的地方,现在自己矜持的人却只是一味老羞成怒,无理取闹罢了;古代的愚人还直率,现在的愚人却只是欺诈耍手段罢了。”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1

17.19

17.17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今天就拿出孔子背的最大的一口黑锅来说说,也就是所谓的“孔子歧视女人”。希望那些不懂装懂的人从此能闭上嘴,少一些对先贤的谩骂和诽谤;同时希望更多的人由此能重新认识传统文化,重新认识孔子。不然,文化彻底毁灭了,这个民族也就完了。

【原文】

17.18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孔子说:“紫色夺去了大红色的光彩和地位,可憎恶;郑国的乐曲破坏了典雅的乐曲,可憎恶;强嘴利舌颠覆国家,可憎恶。”

很多人认为孔子对于女人有偏见,理由是《论语·阳货》中一段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他们认为在这段话中,孔子口气幽怨,还将女人和小人并称为最难以对付的人,靠近女人,她就会对你不尊重;离女人远了的话,她又会埋怨你,让人不知如何是好。他们这种看法和生活中的情形颇为雷同:女人嘛,心眼通常都会小一些,因而这一说法被很多人所接受。可是,这种理解完全错了。这里的“女人”根本不是指女人,而是指孔子的几个不争气的学生。小人也并非是骂人的话,而是指地位不高的普通人。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17.19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孔子说:“我想不说话了。”子贡道:“您假若不说话,那我们传述什么呢?”孔子道:“天说了什么呢?四季照样运行,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什么呢?”

在文言文中,女通汝,是“你”的意思。“女子”即“汝子”,你们几个。

【译文】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17.20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孺悲来,要会晤孔子,孔子托言有病,拒绝接待。传命的人刚出房门,孔子便把瑟拿下来弹,并且唱着歌,故意使孺悲听到。

不信,拿出《论语·阳货》中的原话看看。

孔子说:“我不想再有所言教了。”子贡说:“你如果不再言教,那我们传述什么呢?”孔子说:“天何尝言教呢?四季照常运行,百物照样生长。天何尝言教呢?”

17.21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宰我问道:“父母死了,守孝三年,为期也太久了。君子有三年不去习礼仪,礼仪一定会废弃掉;三年不去奏音乐,音乐一定会失传。陈谷既已吃完了,新谷又已登场;打火用的燧木又经过了一个轮回,一年也就可以了。”孔子道:“父母死了,不到三年,你便吃那个白米饭,穿那个花缎衣,你心里安不安呢?”宰我道:“安。”孔子便抢着道:“你安,你就去干吧,君子的守孝,吃美味不晓得甜,听音乐不觉得快乐,住在家里不以为舒适,才不这样干。如今你既然觉得心安,便去干好了。”宰我退了出来。孔子道:“宰我真不仁呀,儿女生下地来,三年以后才能完全脱离父母的怀抱。替父母守孝三年,天下都是如此的。宰我难道就没有从他父母那里得着三年怀抱的爱护吗?”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解读】

17.22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孔子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事也不做,不行的呀!不是有掷采下弈的游戏吗?干干也比闲着好。”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2

孔子说他不想用语言来教育了,天地万物生长本身也是没有语言的,效法天地也就能够知道天命了。

17.23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子路问道:“君子尊贵勇敢不?”孔子道:“君子认为义是最可尊贵的,君子只有勇,没有义,就会捣乱造反;小人只有勇,没有义,就会做土匪强盗。”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17.20

17.24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流字衍文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子贡道:“君子也有憎恨的事吗?”孔子道:“有憎恨的事:憎恨一味传播别人的坏处的人,憎恨在下位而毁谤上级的人,憎恨勇敢却不懂礼节的人,憎恨勇于贯彻自己的主张,却顽固不通、执抝到底的人。”孔子又道:“赐,你也有憎恶的事吗?”子贡随卽答道:“我憎恨偷袭别人的成绩却作为自己的聪明的人,憎恨毫不谦虚却自以为勇敢的人,憎恨揭发别人阴私却自以为直率的人。”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原文】

17.25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孔子道:“只有女子和小人是难得同他们共处的,亲近了,他会无礼;疏远了,他会怨恨。”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17.26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孔子说:“到了四十岁还被厌恶,他这一生也就完了。”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译文】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孺悲想见孔子,孔子以有病为由推辞不见。传话的人一出门,孔子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3

【解读】

上面几段大意是孔子的几个弟子依次和孔子交谈。宰我嫌三年守丧时间太长,耽误事,不如缩减到一年,子路和子贡的提问也让孔子失望,故此才有后面的话:你们几个和那些没文化的小老百姓一样,说浅听不懂,又有想法。今天的人看不懂古文,却喜欢将古文中的句子摘出来挂在嘴边,完全不顾这句话的出处,上下文场景,所以很容易断章取义,搞出一些又可气又可笑的解释来。这种情况太多了,数不胜数。所以,在此告诫那些不懂装懂的人,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想评论古人,请先学会谦卑,学会修身、学会重德,学会守礼。有了古人的境界,才能真正的看懂古人。

这里是孔子不以语言教授的例子,借音乐来表达深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7.21

【原文】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不讲究礼仪,礼仪必然坏乱;三年不演乐,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火的木头四季一轮回,服丧一年就可以了。”孔子说:“服丧一年就吃大米饭,穿锦绣袍,你心安吗?”宰我说:“我心安。”孔子说:“你心安,你就那样去做吧!君子守丧,吃美味不觉得甘美,听音乐不觉得快乐,住在家里不觉得舒服,所以不那样做。现在你既然心安,你就那样去做吧!”宰我出去后,孔子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服丧三年,这是天下通行的丧礼。难道宰予没得到父母三年的怀抱之爱吗?”

【解读】

这里就是批评学生违背礼数还不知道反省。

17.22

【原文】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译文】

孔子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用心思的事也不干,这就太难长进了!不是还有博弈的游戏吗?干这个也比闲呆着好。”

【解读】

可能是孔子在批评谁,整天吃饱了饭什么都不用心,即便是玩博弈的游戏也是好事啊。

17.23

【原文】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吗?”孔子说:“君子以义为重。君子有勇无义是作乱行为,小人有勇无义是强盗行为。”

【解读】

这里强调义的重要性,没有它的前提下,如果只是勇的话,就会作乱。

17.24

【原文】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会憎恶吗?”孔子说:“会憎恶。憎恶宣扬别人过错的人,憎恶身居下位而诽谤领导的人,憎恶好勇而不懂礼的人,憎恶果敢而固执己见的人。”孔子又说:“赐,你也有所憎恶吗?”子贡说:“我憎恶剽窃而自认为有智慧的人,憎恶狂妄而自认为勇敢的人,憎恶揭人之短而自认为直率的人。”

【解读】

君子也有不喜欢的,就是违背仁、义的行为。

17.25

【原文】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译文】

孔子说:“只有女子和小人是难以共同生活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傲慢,疏远他们,他们又会报怨。”

【解读】

有一种人的距离是很难把控的,太靠近了就会傲慢,疏远了又会有怨恨。

相关文章